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又肉又污插的好爽——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

06-13 短篇小说

又肉又污插的好爽——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偷情故事

「好,那我就试试!」此刻,徐蓓莎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好象都融化了,她原以为

迪奥委会动手打她,没想到他竟然用吻来教训她。

而更令徐蓓莎难以置信的是,迪奥的「教训」一点也不粗暴,相反的,却出乎意外

又肉又污插的好爽——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偷情故事

的温柔。

他的吻令她只感到全然的沉醉,突然,她脑中警钟大作,她感觉到迪奥的身躯突然

紧绷,她的脉搏也在瞬间快得已无规律。

徐蓓莎惊慌地想逃,但迪奥却用一只手臂将她的纤腰环得更紧,另一只手则滑下她

的脊背,把她更按向他。

又肉又污插的好爽——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偷情故事

完了,她彷佛化成一堆任他塑造的泥土,他的双手在她全身上下自由移动,探索着

她每一寸曲线,使她变得更焦躁不安。

另一方面,他急切的*像电流般传向她,不可讳言的,这是她不曾体验过的陌生

感觉。

又肉又污插的好爽——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偷情故事

迪奥的手指充满信心地入侵,直接探进她的衣服下方,覆住她的*,发现它们已

然*……徐蓓莎的身体变得僵硬,并剧烈地颤抖着,滚烫的*在她体内流窜着,燃

烧着。

「叩!叩!」敲门声仿如一盆加了冰块的水在瞬间浇熄了他们被燃起的*。

迪奥迅速地放开她,以镇定的口气问:「什么事?」

「少爷,是马医生来了。」门外传来玛莉的声音。

迪奥充满嘲讽的瞥了徐倍莎一眼,她懊恼地感觉红晕窜向自己的双颊,连忙背过身

去,并且做了个深呼吸好让自己脱了轨的心跳逐渐恢复正常。

「马医生来了,妳让他为妳诊断一下。」他的口气是前所未有过的温柔。

「我不--」她根本没有拒绝的机会,迪奥已经把房门打开了。

随着玛莉走进来的是一名满头白发,却精神奕奕的老人。

「嗨,漂亮的小姑娘!」老人虽然是个印尼人,但却说着一口标准的英语,他打招

呼的方式也十分特别。

「她叫蓓莎。」迪奥显然对老人十分敬重,「马医生是摩洛家族的老朋友,也是我

们的家庭医生。」

「我比较喜欢当人家的朋友,而不是医生。」马医生慈祥的有如一个老爷爷,他更以对待孙女般的口吻对着徐蓓莎道:「蓓莎,别害怕,让马医生看看妳哪里不舒服,只要妳乖乖让我看病,待会儿我会给妳一只棒棒榶当奖赏喔!」马医生风趣的话语竟令徐蓓莎从小看医生的恐惧化为乌有。

「妳有没有哪儿感到特别不舒服?」马医生由他的医疗箱取出听筒,仔细的观察徐

蓓莎的脸,有些担心的说:「妳一定发高烧了,要不然妳的脸为何这么红?」说着,便

把温度计放入她口中。

她脸红绝不是发高烧,而是刚才受到迪奥热吻的影响所导致,她用眼角的余光瞄了

一下一旁的迪奥,发现他正以暧昧的眼神注视着她,彷佛在告诉她,他知道她脸红的原

因。

马医生取回温度计,看了下上头的温度,露出满意的笑容,「嗯,很好,温度还算

正常,妳有没有觉得哪里特别不舒服?」

徐蓓莎回答他的问题后,马医生为她开出药方,临走之前不忘交代道:「虽然是小感冒,仍须多喝水多休息,迪奥告诉我,你们三天后将举行婚礼,希望届时妳已康复。」三天后举行婚礼……为什么她不知道?徐蓓莎向迪奥投以致命的眼光。

他只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看向她。

马医生走到房门口,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以开玩笑的口吻道:「感冒是会传

染的,你们要小心,口水别吃太多。」闻言,徐蓓莎的脸不禁更红、更烫了,显然马医

生也知道她脸红的原因。

「这个……我尽量做到啰!」迪奥深深地注视着脸红的徐蓓莎。

「那么我先祝你好运!」马医生咯咯地笑道。「希望三天后不会见到一个患了重感

冒的新郎。」徐蓓莎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恨不得立刻挖了个地洞钻。

一度徐蓓莎还担心自己逃走的计画会因迪奥而失败。但天助她也,迪奥送马医生回

市镇去了,这也就是说她的计画可以进行。

她待在房里,等待着。

叩!叩!很轻的敲门声,彷佛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徐蓓莎几乎可以肯定来人是谁。

沉薇如猫般闪进她的房内,打量着她道:「妳准备好了吗?我已帮妳和工人谈妥了

。」

「我已准备好了,妳确定他们真的肯帮我?」徐倍莎半喜半忧……怪怪,她应该很

高兴才对,为何会觉得担忧?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duan/xs1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