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求你太深了顶到花心了-很污的文章看了让人湿

06-18 短篇小说

求你太深了顶到花心了-很污的文章看了让人湿,青青乱我心

她吓傻了,无比自责悔恨,埋怨自己太不懂事,怎么在这关头说这些呢,章书傲他愿意跟着就跟着,她竟然为了他,害爸爸再次陷入危险。所以两小时后,当章书傲打来电话时,她控制不住立马就哭成个泪人,那头的人握住钢笔的手一顿,合上文件安抚她好一阵才弄清楚事情的原委,他提议接她出来面谈,竹青青拒绝了,一边啜泣一边把所有的错推在他身上,他一句不反驳,等她发泄完才补充:“我现在到你家跟你爸道歉,让所有的事一笔勾销?”她差点跳起来:“一提起你他就生气,你还敢来!”顿了顿又补充,“现在才想到道歉,早干嘛去了……”

真拿着妮子没办法,现在的竹义锋对他防不胜防,早前更不可能信他,再早之前……那时候他没陷入这么深,和对手道歉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他还准备说什么,对方却忽然掐断电话,再回拨过去,响了两声就变成忙音,估计那会儿人刚好抢救过来。竹义锋生病是真,将计就计动摇竹青青的心也是真,在章志凌和章书航的引导下,他太了解对手的性情,竹义锋是那种就算自己非死不可,也不会让你好过的人,他看着手里的城市小区绿化建设目录,心不在焉地扣着桌面。

其实竹义锋还没有出来,梁雨薇在刚才带着竹箫箫一起进门,看到她们的那一瞬间,竹青青的犯罪感油然而生,不管三七二十一掐了电话,听梁雨薇说竹箫箫的肠炎没什么大碍了,在家里也能养好病,再加上竹义锋刚出了事,梁雨薇是如何也不能安心的,就立马收拾包袱赶回来。她看着竹箫箫苍白的脸,淡漠的神情,红着眼睛朝梁雨薇宽慰地笑,手机在这时候突然又炸开来响,她摁了半天没摁断,手忙脚乱地翻个面将电池抠了出来。

梁雨薇好不容易稳住情绪,尽量心平气和地说:“这段时间你爸爸需要养病,不论什么事情我们都等他好起来再商量吧,他这个人顽固了些,有时候很不好沟通,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父女俩发生了什么,但今天这事儿也不能怪你,总之我们都希望他能尽快康复,对吗青青?”这一番话说得她更加自责,她爸反对她和章书傲,是因为有章书傲利用她的感情前科在,怕她再次受伤罢了,梁雨薇不是她的亲妈,却接二连三维护她,连今天这么大的事都为她说话,竹青青这样想着,心里难过的要死。

求你太深了顶到花心了-很污的文章看了让人湿,青青乱我心

等待的过程中,她几次想和窝在沙发里的竹箫箫说话,但她摆明了一副不想理她的样子,她就讪讪的,一个字也没说出口。医生从那间屋子出来时,天已经黑了,和梁雨薇握了握手,说竹义锋的情况已基本稳定,但情况严重,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入院观察,梁雨薇点着头,刚想叫人安排,却见医生一筹莫展,吞吞吐吐地说:“但书记他老人家不配合,我劝了好几遍,他都不肯进医院。”说着看向竹青青,“他说想见见你。”

竹青青进去前还特地洗手消毒,一张口罩遮住她半张脸,看了看梁雨薇担忧的脸,她体贴地安慰:“放心吧妈妈,我会听他的话,不会再忤逆他。”她的眼睛水灵灵,滴溜溜转着,像乖巧的梅花鹿。这只梅花鹿却怎么也没想到,被她气得病危的父亲,居然在这关头要她答应嫁给欧翔。竹义锋很虚弱,一个字一个字将这件事情告诉她,她听着心电图的哒哒声,脑子里闪现欧翔那张玩世不恭的脸,嫁给他,怎么可能?何况那个人那么嫌弃她,怎么会同意娶她。

呼出的热气散在口罩上,敷得她的脸开始发热,她动了动嘴,想起守在外的梁雨薇和医生,乖乖点头的时候还是湿了眼眶,忍住发疼的喉头,她说:“放心吧,爸爸,我答应你。”能这么迅速妥协,是因为她隐隐知道这事情不会有结果,欧翔是那种被枪指着脑袋也不会妥协的人,不用她做什么,自有人比她着急。竹义锋断断续续又说了很多话,大体意思都是为了她好,唯有答应和欧翔在一起,他才会去医院养病。这种软性威胁,小姑娘没有意识到,事实上从他说完第一句话,她就开始心不在焉,一门心思劝自己不要反驳,要顺着他。

这天的后半夜她一直半梦半醒睡得不好,迷糊中想起下午的手机,这才抹黑打开灯,轻手轻脚装上电池,新信息刚收到的瞬间,来电铃声惊雷般地炸响,她迷糊的脑子被惊醒,错乱间触到接听键。猛然被接通,电话那头的章书傲反应慢半拍地叫了一声青青,小姑娘不知哪来的委屈劲又冒出来,小声小气地抽着鼻子问:“你在哪儿啊?”

“你家楼下左转的院子里。”她的心扑通扑通跳,停顿几秒,章书傲沙哑的声音传来:“要下来么?”她嗯了一声,披了件外套下床。月光如霜,洒了一地,掉光叶子的枝桠倒影在地上,她穿着拖鞋,踢踢踏踏踩过。前面车门已经打开,她缩着脖子快步走到跟前,钻进车里的一瞬间扑进那个温暖的怀抱,再止不住,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她走得急,睡裙下的小腿露在外面,冻得毛孔都张开来。他抱她在怀里,扯了外套盖在腿上,腾出一只手,一遍遍揉搓着温暖她。“我等了一夜,你也不给我回个电话。”亲她湿漉漉的睫毛,他的声音似乎更加沙哑。“我忘了。”她吸着鼻子,“爸爸情况很不好,我劝了好久他才同意明天一早去医院。”

章书傲碰她的耳朵,怎么连耳朵也是冰的,他吐着热气含了含,笑着问:“他听你的话?你怎么劝的?”竹青青忽然僵直了身体,头一次选择岔开话题:“反正都是我不好,我最近要减少和你见面的机会,等爸爸好起来再和他好好说。”

他揉捏着她的手没及时回话,病重都不放过任何人,还要怎么和他好好说。她的手真软,冰凉凉的终于被他揉出了热度,忽然咧嘴一笑,他看着她的手说:“不如咱们私奔吧,反正他们不会同意。”她瞪着他,怎么可以这么没有人情味,她爸还病重着呢。他亲她的发,用整个身体温暖她:“我一直忙着出国的事,你爸身份不一样,办理起来有困难,不过也快了,一切等离开这里以后再说?”

她伏在他肩上重重点头,暖气包围,卸下心理负担,她依着厚实的肩膀,沉沉睡去,直到天边泛起一抹鱼肚白……

求你太深了顶到花心了-很污的文章看了让人湿,青青乱我心

“青青。”章书傲低头亲上她的耳朵,“我爱你。”

☆、第三十二章

宽敞明亮的病房里,欧翔头上罩着耳机,身体随着音乐摇摆,他捧着鲜榨的西瓜汁喝了一口,然后伸长胳膊递给躺在床上的人,竹义锋闭着眼睛摇头,睁开眼后就指着茶几的方向,欧翔顺着指头看过去,他刚才仍的烟盒正朝他们张开嘴,露出两排整齐的烟头,他龇牙倒吸两口气:“都这样了还抽,你当自己还年轻呢!”

头上耳机音量开到最大,他控制不了嗓门,说话都用吼的。竹义锋却面露慈祥,很享受这种暴力关心,他生平无憾事,唯独想要个儿子,大概命里无缘,前后生了两个都是女儿。欧翔是他从小看到大的,这孩子似乎永远不谙世事,七八岁和八十七岁都没什么分别,竹青青回来之前,他赖在他家的次数比呆在他自己家要多得多,后来不知怎么的就不太爱往他家里跑,每次都要三催四请,来的时候明显脾气变坏,不是冲竹青青大呼小叫,就是横鼻子竖眼一个劲儿挖苦她。

竹义锋不太理解,他这个大女儿得到所有人的一致好评,尤其是长辈们特别喜欢她,欧翔却对他的小女儿情有独钟,连他自己都觉得小女儿太不懂事,可转念一想又似乎是想得通的,他们年轻人不就是这样,喜欢叛逆的不喜欢老实的。看着跟前的年轻人摇摆身体陶醉地享受音乐,他捂着肺部,小心翼翼咳嗽两声,朝他比划了一手势,年轻人见状摘下耳机狐疑地看着他。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duan/xs18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