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演绎摩天轮传说,“90后”恋人牵手风雨人生

06-23 短篇小说

演绎摩天轮传说,“90后”恋人牵手风雨人生

21岁的她特别喜欢摩天轮传说,因为在美丽的传说里,相爱的恋人只要一起坐上摩天轮到达顶点,并在那里与恋人深情相拥,他们就会生生世世永不分开……
 
演绎摩天轮传说,“90后”恋人牵手风雨人生她是个不幸的女孩,母亲在5年前去世,父亲随后又精神失常,她在中专毕业后不得不四处打工,过着孤苦无助的生活。可她又是幸运的,因为她找到了可以陪伴她坐摩天轮到达顶点的男孩——当命运中的暴风骤雨再次袭来,她因为患上遗传性糖尿病而面临瘫痪,还在上大三的男孩始终不弃不离地守在身边。
 
苦命女偶遇年轻大学生
 
她叫刘琴,在成都武侯祠锦里一家礼品店做销售员。。
 
2011年6月一个星期天,大三学生邹非去武侯祠锦里推销旅游商品,奔波一天并没卖出几个,他懊恼不已。邹非转身要走,有个年轻女孩叫住他:“再等等吧,过一会儿游客会多起来。”
 
这个女孩正是刘琴,邹非前几次到锦里做推销时,曾与她打过照面,但从没说过话,邹非感激地看着她。当了解到,刘琴的母亲5年前去世,父亲因为不能承受中年丧妻的打击,很快精神失常住进精神病医院,邹非顿时对长相娇小的刘琴充满同情——要知道刘琴才20岁呀!
 
那天,邹非在刘琴帮助下,最终卖出去了200多元钱的商品,他提出要将一半利润分给刘琴。刘琴坚决不要:“你还在读书,做勤工俭学也不容易。”从此,邹非每个星期天都会去刘琴工作的礼品店做销售,他们的感情也在这样的交往中不断加深。
 
中秋节,邹非晚上特意从学校赶到锦里,准备陪刘琴过节。刘琴直到11点多钟才下班。看见一直守候在礼品店外的邹非,手上还提着她爱吃的月饼,刘琴奔上前紧紧拥抱住了邹非:“你怎么这样傻,等五六个小时也不打电话?”邹非回答:“今晚游客多,你正可以多挣钱。”说完,他取出了圆圆的月饼喂进刘琴嘴里……
 
然而,命运对刘琴来说仿佛特别苛刻,她在邹非的爱情牵引下刚要走出生命的寒冬时,更大的风暴袭来了——
 
一天早上,刘琴突然头晕目旋。最初,刘琴以为是感冒了,她找出感冒药服用,可躺在床上直到中午仍然头疼厉害,她只好打电话向邹非求助。
 
邹非刚下课走出教室,手机铃声便响起来。刘琴有气无力说:“邹非,我病了,你现在能来下吗?”邹非大吃一惊,连声问刘琴到底出了什么事?可电话里再没了回答。邹非立即奔出学校,拦下出租车直奔刘琴的住处,敲了半天门才听见屋里传来刘琴的声音:“我的头疼得好厉害,下不了床……”邹非用力撞开房门,进屋后看见躺在床上的刘琴脸色煞白,他二话没说背起刘琴就往医院送。
 
医生说刘琴只是普通感冒,邹非才放下心来。此后几天,邹非去学校请假后,天天陪刘琴到医院输液,刘琴的病情渐渐好转,她多次说:“我一天不上班,就要少挣几十元钱。”终于,邹非答应让刘琴上班了。隔天一早,刘琴醒来看见邹非还在“呼呼”大睡,她轻声下床后准备去厨房给邹非做顿丰盛的早餐。刘琴刚走进厨房,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做饭,眼前又突然一黑,栽倒在地,发出来的响声将邹非惊醒。
 
那天在医院,医生脸色严肃地对邹非说:“你的女友病情不轻……”邹非愣住了:“病得不轻?她才20多岁,怎么可能?”但徐医生仍催促邹非去交手术费。邹非身上只有100多元钱,他立即打电话向同学求助。
 
很快,同学送来了500元钱。这点钱对于刘琴的手术费显然是杯水车薪。医生当机立断:先救病人!刘琴被推进了手术室,护士又大声问:“谁是刘琴的亲属?”邹非心如刀割:刘琴哪还有亲人?她唯一的亲人就是精神失常的父亲……可没有亲人签字,手术就无法进行,邹非在情急之下,他索性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刘琴的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4个多小时后,她被推出手术室。可医生告诉邹非,刘琴患上的是遗传性糖尿病,根本没有治愈的可能,相反随着病情加重,她随时将面临瘫痪,甚至死亡!邹非惊呆了,他过了许久才记起,刘琴曾说她的母亲就是死于糖尿病!
 
重病袭来恋人是她唯一依靠
 
手术后,刘琴仍然昏迷不醒,每天五六百元治疗费如同重重的石头压在邹非心上,他不停奔走,找亲友和同学借钱,还要回学校上课,晚上还要出去打工,只有深夜时才能疲惫不堪地到医院陪伴刘琴。刘琴很喜欢摩天轮传说,曾不止一次对邹非说,她好想和自己一起坐上摩天轮,到达顶点后深情相拥,这样他们就可以生生世世永不分开。于是,每天深夜,守着昏迷中的刘琴,邹非便会一遍遍讲着这个动人的传说,并握着刘琴的双手说:“你一定要醒来,我要带你去坐摩天轮。”
 
6天后,刘琴醒来了!刘琴睁开眼睛,看见守在身边的邹非满脸憔悴,她如同做了一场梦:“我这是躺在什么地方?”邹非百感交集:“你昏迷了6天,我好担心……”刘琴的脸色骤然一变:“快告诉我,我得的到底是什么病?”邹非后悔不应该一时失言。他将刘琴扶起身来,装出轻松的样子:“医生说你的体质太差,再加上过于劳累,所以才会昏迷。”
 
刘琴一点不怀疑邹非所说的话,她依偎着男友说:“是呀,妈妈走后,爸爸也住进了医院,我感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好害怕,哪里有心思去好好料理生活呢?”
 
“邹非,你能去买点东西给我吃吗?”然而,邹非连1元钱也拿不出来了,他只好走出病房,硬着头皮向护士借了5元钱,下楼买回一份盒饭。看见刘琴坐在病床上大口大口吃着盒饭,邹非十分满足。“邹非,等我的病好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陪你去理发。”邹非小心翼翼地喂着刘琴,头发又长又乱,刘琴心疼不已。邹非抬起头来看着刘琴,他唯一的想法是:不管有多难,也一定要筹钱给刘琴治病!
 
医生再三叮嘱邹非,为了不让刘琴背上思想包袱,千万不能把真实病情告诉她。可没过几天,刘琴还是在与病友的谈话中知道了她患上了遗传性糖尿病。母亲几年前就是患上糖尿病而死,刘琴的心如坠冰窟。
 
一天,刘琴找到医生,跪在地上泪流满面问:“大夫,我的病是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了?我不想再拖累邹非……”医生扶起刘琴:“根据你的病发特点,有可能存在糖尿病家族史。”刘琴的头脑中一片空白。
 
夜深了,邹非又来到医院,看见刘琴满脸泪痕,他不安地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刘琴眼中的泪水大颗大颗落下来:“你知道我的病有多严重吗?我和我的妈妈一样患上了糖尿病……”邹非安慰她:“如今医学技术日新月异,连癌症很快都能治好了,何况是糖尿病呢?”孰料刘琴听后竟失声痛哭:“邹非,你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好?我们相识不过几个月,我不能拖累你呀。”她随后提出要分手。
 
邹非惊讶地看着刘琴:“你要和我分手,为什么?”他坚决不同意:“你没有亲人,我要走了谁来照顾你?相信我,不管你的病有多重,我都不会扔下你,你不是要和我一起去坐摩天轮吗?”
 
可刘琴发起火来:“不分手又能怎么样,你能拿出多少钱来给我治病?你要真是为我好,就答应和我分手,我也许会去找个有钱的男人……”
 
“你无耻!”邹非被彻底激怒了,像发疯一样咆哮起来,恨不能狠狠打刘琴几个耳光。可刘琴一脸病容,他最终只是愤然离去。
 
休学打工 选择苦难中不离不弃
 
邹非久久地徘徊在锦江河边。天亮时,邹非理了理被江风吹乱的头发,他又回到了医院。“刘琴,你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来逼我离开!”走进病房,看见刘琴躺在病床上泪流满面,连枕头也被打湿了,邹非终于明白,刘琴完全是为逼他答应分手才那样说!
 
几个小时的分开,刘琴已感到如同到了世界末日,她害怕邹非真的不会再回来……后来几天,刘琴又多次提出分手,甚至当着护士和病友的面让邹非难堪,把他买来的盒饭打落在地上,还用手指着鼻子叫他“滚”。邹非每次都默默忍受了,他明白需要在这个时候宽容刘琴的所有做法。
 
10天后,邹非再也借不来钱给她交治疗费了,他代女友写下一张3800元治疗费的欠条交给医院,把刘琴接出医院,并在离医院不远的铁佛寺租下了一间小屋,他也从学校搬过来。从此,这间又黑又潮、散发出霉味的小屋就成了邹非和刘琴栖身的地方。
 
刘琴的病情虽然稳定下来,但医生说她仍然随时有可能因为血糖升高而昏迷,而且一旦出现昏迷要是不能及时得到救治就会有危险。所以,自从把刘琴接出医院,邹非最初时刻不敢离开,他担心刘琴会发生意外。
 
很快要期末考试,邹非竟连去上课的时间也没有,他索性向辅导员提出了休学。可天天守着刘琴,要吃要喝还要交房租,更何况刘琴的病一天也不能停止治疗,不去打工挣钱又怎么能行呢?半月后,邹非便在住处附近的酒吧找到了一份做音控师的工作,月薪800元。酒吧老板了解到邹非打工,是为挣钱给女友治病时,被这对年轻人真挚的爱情所被打动,特许邹非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可以随时回去照看生病的女友。
 
邹非格外珍惜这份工作,也对老板心怀感激。上班时,邹非几乎每个小时都要回家看看刘琴,并会给刘琴做按摩。此时,刘琴已全身浮肿,只能成天躺在床上,邹非害怕她会因为血糖突然上升而造成昏迷,所以为了避免耽误回家照看刘琴,邹非便每个小时设置一次手机闹铃;而不管深夜下班多晚,他都要在早上7点前起来,按照医生吩咐为刘琴注射胰岛素,还要做早餐喂刘琴……
 
在邹非的精心照料下,刘琴身上的浮肿开始消退下去,也能下床行走了!
 
2012年除夕,邹非带着刘琴回家过年。尽管几个月来,邹非已多次对父母说,他认识了一个女孩,身体不大好,时常生病,但他一直没敢把刘琴患病的实情告诉老人。邹非知道,他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是父母多年来的希望,不敢想象要是让父母知道自己竟因为一个相识半年的女孩而休学会有多失望。所以,邹非曾很犹豫:要不要带刘琴回家?可过年前,邹非收到了父母寄来的1000元钱,叫他买营养品让刘琴补身体,邹非突然明白两位老人已接纳了刘琴。
 
邹非的家乡在绵阳黄土镇。
 
这天中午,他和刘琴回到镇上,父母远远迎出门来,拉住刘琴的手嘘寒问暖,让第一次来到何家的刘琴顿时就被浓浓的亲情所包围……然而,正月初一,邹非带刘琴去亲戚家拜年,许多亲友一见刘琴便打趣说:“什么时候请喝喜酒?非非的爸妈还盼着早一天抱孙子。”
 
邹非很细心,他发现每次听见有人这样说,刘琴的脸色就会一变,明白刘琴心里又像被针刺了一样——因为患上遗传性糖尿病,她也许一生不能生育,否则很难保证生下来的孩子不会患有和她一样的病!刘琴的这种心思除了邹非,又有谁能了解?原本计划要在家里多住上几天,结果只住了3个晚上,邹非和刘琴就回到了成都。
 
情人节这天晚上,酒吧里来了很多年轻情侣,邹非格外难受——在这个特别的日子,他多想也能陪在刘琴身边,可为了能挣钱给刘琴治病,他又不得不坚持去酒吧上班。“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我愿陪在你的身边为你遮风挡雨……”在酒吧,邹非一遍遍放着这首他常唱给刘琴听的歌。伴随着歌声,邹非的思绪又仿佛回到了几个月前他和刘琴刚刚相识的日子。
 
一天,邹非和刘琴相伴着走在大街上,突然下起大雨,他一句话也没说就丢下刘琴跑了,气得刘琴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可刘琴刚转身要走,一把雨伞悄然为她撑起。刘琴回头一看,竟是邹非浑身湿透地为她撑着伞,于是明白邹非是跑去买伞了!刘琴破涕为笑,她调皮地将邹非手上的雨伞推开,两个人就这样一起站在雨中。邹非发现,雨中的刘琴竟是那样楚楚动人……这样的往事,对邹非和刘琴来说实在太少,因此也格外温馨。可情人节晚上回想起来,邹非却感到了揪心般疼痛。
 
邹非回学校正式办理了休学手续,随后又找了份蒹职,做甜酒和调味品推销。尽管这样一来,他会更辛苦,但想到能多挣钱让刘琴生活得更好些,邹非感到是几个月来他最开心的一天,特意去农贸市场上买了只母鸡。几天前,刘琴曾悄悄对邹非说,她想喝鸡汤,可邹非当时身上只有50元钱,而且还是给刘琴准备的救命钱——医生说,要控制刘琴的病情,每天早上和晚上就需要注射胰岛素,邹非不能用刘琴的救命钱去买鸡呀,他只好哄刘琴说:“过几天吧,等我领了工资就去买鸡炖汤给你喝。”可事实上,邹非早已向老板预支了工资。
 
邹非的父母一直不知道儿子休学的事,春节后又给他寄400元生活费,再加上他在酒吧打工所挣的800元钱,1200元就是邹非和刘琴一个月的生活保障。然而,刘琴住院时欠下的治疗费要还,日常的治疗费用每月也不下六七百元,还要交房租和水电费,这点钱很快让邹非捉襟见肘。
 
这天下午,邹非提了只母鸡回来,他刚进门就大声说:“刘琴,我今天交上好运了,找了份兼职,等一会儿就去炖鸡汤给你喝。”刘琴的泪水“刷”一下流出来:“邹非,你为什么要这样辛苦自己?”
 
邹非将女友轻轻揽入怀中,用手抹去刘琴脸上的泪水:“不会,我的身体棒得很,辛苦一点不算什么,只要你能早一天好起来。”晚上,邹非炖好了鸡汤,刘琴非要他一起喝。
 
如今,刘琴仍然每天躺在床上,尽管没住在医院,但药费、打针费、营养费,每月开支也需要3000多元,她很想放弃。可邹非说,她要放弃的并不只是自己的生命,更有他们的爱情!“刘琴你没有权利这样做,因为你不能自私到把我的爱情也带走……”每次听见邹非这样说,刘琴便会感动得流泪,也让她对未来怀有憧憬和希望。在她看来,这一生中邹非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摩天轮,只要抓住了邹非的手,自己就感到距离幸福很近、很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duan/xs2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