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她的城

06-23 短篇小说

她的城

干洗店
 
那一年,王小慧36岁,日子过得波澜不惊。和刘杰的爱情,是典型的传统爱情,相亲,谈话,直奔主题——婚姻。没有谈情说爱你侬我侬,都是为了给父母一个放心,在感觉彼此有一些担当的时候,结婚,生子,挣钱,养家,如此而已。虽不再谈爱情,但王小慧依然相信爱情,相信爱情的怦然心动。
 
她的城没事的时候,王小慧最爱去的地方,是好友紫玫的干洗店。小店干净且煞有情调,前厅有一个小小的吧台,紫色的藤花铺着,柔和的音乐环绕着。来店的顾客,品一壶茶,自是喜上眉梢,如沐春风。时间久了,有的人来,不为洗衣,反倒只是为了坐坐。王小慧便是其中一个。
 
“紫玫老板啊,我的衣服洗好没有?”一个很好听的男声。王小慧忍不住回头看,雪白的运动上衣,漆黑的运动裤子,高高大大的身材,一脸亲切的笑容,是玉树临风,又是邻家哥哥的样子。只瞥了一眼,王小慧的心,扑通通地跳起来。
 
他看到了王小慧,礼貌地冲她点了点头。
 
王小慧的脸腾的红了,说:“您坐,您坐,我是来玩的……”
 
王小慧搞不清,自己怎么一下子乱了方寸,平时,她是多矜持的人呀!
 
王小慧扭头看他拿了衣服出门,上车,仿佛是前世的影子,怎么那么熟悉呢?
 
“嗨,干吗呢?”紫玫叫她一声,她才发现自己的失态,低头笑了。
 
“他是我这里的老顾客,在北京做销售,很有能力的一个家伙,也很有味道的一个家伙……”
 
王小慧听不清紫玫说了些什么,只是应着。她想,他到底是谁呢?
 
报喜鸟
 
王小慧觉得自己像一朵要灿然开放的花,她有了一种欲望,一种每天都想要看到一个人的欲望。
 
王小慧喜欢逛街了。她买了好看的高跟鞋,风情的裙子,甚至是,有一点性感的小吊带,配上她那呆板的小西装。偶尔,她还会化一个淡妆。她用心的装点,好像一朵朵花,在身体里,妖妖娆娆地开着。
 
刘杰从来没有注意到王小慧的变化,即便那天,从不喜欢显摆的她换上新买的裙子,问他,怎么样啊?他也只是抬头看一眼,说喜欢就好。当时,王小慧就一阵沮丧。
 
但内心的那种期待,到底还是让她的沮丧烟消云散了。
 
王小慧刚进店门,紫玫就被她惊住了:“呵,几天不见,漂亮了!”王小慧笑笑,自顾自沏了茶坐下,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几次三番之后,紫玫问:“咋啦?动真的了?别犯傻啊,人家可是有家有业有妻有儿的呀……”王小慧白她一眼,并不说什么。
 
“紫玫老板……”未见其人,只闻其声。王小慧的心狂跳起来,是他!
 
他说,过会儿要去参加一个签订仪式,麻烦紫玫快一点把他的衣服熨整一下。
 
紫玫应着,给他端了茶,顺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小慧。
 
王小慧没想到,他竟这样善谈,每句话,都是不经意,却又是她多年渴望,多年期待的。她想,她遇对人了。
 
王小慧兴奋着,又忐忑着。自己一直是个正经的女人,怎么会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呢?她不由自主地低下头。
 
“你低头的样子真好看。”他说。王小慧的心,哗一下子打开了,盛大而灿烂,她仿佛看到了内心那个忧郁深邃而细腻的自己。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静静的。
 
“金哥,衣服好了!”紫玫出来的时候,故意放慢了脚步,她察觉到了那一丝的说不出的紧张,还有一点点的暧昧。
 
那是一套报喜鸟的西装,笔挺,好看。
 
王小慧想象不到,他穿上,会是什么样子?但她的心里,却有一只报喜鸟,扑啦啦飞了起来。
 
马尾绣
 
再见金哥的时候,是在公司门口,一身灰色的西装合体挺拔,多了几分倜傥。
 
“哦,金哥……”
 
“叫我玉舟吧。”王小慧笑笑,心里波涛汹涌。
 
“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
 
王小慧沉默了一下,说:“我先回家一下。”
 
王小慧并没有回家,她只是回到办公室,给公婆打了电话,说加班。她按住怦怦乱跳的心,感觉自己脸上泛起了红晕,心底一股说不出的情愫,蔓延开来。她觉得自己这个一直规规矩矩长大的女人,怎么会突然这样转了性情呢?
 
手机短信:他乡遇故人。等你呢。玉舟。
 
这次,王小慧的心狂跳了起来。看来,玉舟对她也是有心的,也许,他是知道自己遇到了喜欢的人。想到这,王小慧的心反倒渐渐安静了下来。好像,所有的事情并不是因为她的存在而发生,只是水到渠成而已。
 
晚餐很开心,彼此相聊甚欢,但偶尔的沉默,是王小慧想看也不敢看的缠绵的眼神。
 
“喏,这是我出差带回来的,你看,喜欢吗?”玉舟把一个香包轻轻放到了王小慧的面前。
 
王小慧认识,那是马尾绣香包,是刺绣中的活化石,据说,制作这样一个香包,大概得50多道工序,耗时一个多月,价格当然也不菲了。
 
王小慧一阵语塞,推脱着。
 
“怎么?不喜欢?”玉舟的眼神让王小慧无处可逃。
 
“不,不是的……”王小慧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她是真的说不出话了。
 
接过漂亮的马尾绣香包,她说:“我得回家了,宝宝要睡觉了……”
 
车里,除了舒缓的音乐和彼此的呼吸,一切都似乎静止了。
 
王小慧脑子里一片空白,眼睛不知该往哪里看,手里不停地摩挲着那个香包。
 
玉舟双手放在方向盘上,直视前方,似乎在很认真地开车。王小慧觉得,他像极了那个一直在心底涌动,却从未出现的忧伤而深邃的少年。她觉得,她是真的,那么那么喜欢他。
 
塞车。等待。
 
她看一眼玉舟,刹那山崩海啸。在彼此深深的亲吻里,王小慧感觉,有咸咸的泪,在唇间淌过。
 
十字绣
 
两个月后,一个暴雨倾盆的雨天,王小慧来到紫玫的店里。
 
“这些日子跑到哪里去了,连个人影也不见?这样的天咋跑来了?”
 
王小慧并不理会紫玫连串的问题,从包里拿出一幅十字绣,问她:“好看吗?”
 
紫玫看看,说:“不错,平安是福,蛮有禅意的嘛,还有漂亮的莲花……”
 
王小慧转身走进熨衣间,开始替紫玫整理衣服。一边干着活,一边反复唱:“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那路口,感谢那是你,曾牵过我的手,还能感受那温柔……”
 
紫玫站在她身后,不说话,只感到心疼。
 
她唱累了,回过头,轻轻抱住紫玫,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是那种撕心裂肺的哭,直到,站也站不住。
 
许久,王小慧稍稍平静。说,天气预报说,暴雨持续到明天就没有了。北京的雨,也该停了吧。
 
“替我把那十字绣转交给金哥吧,谢谢他,自此,我们互不相欠,各自天涯,从此陌路。”
 
紫玫明白了,这两个月里,她在日夜兼程地绣啊,绣出自己的情思,绣出自己的尘埃落定,绣出自己的现世安稳。
 
紫玫看看她,眼睛发潮。也许,每一个奋力追求所谓浪漫爱情的女人,在经历所谓刻骨铭心之后,都会有这样深刻的领悟吧:爱情不过是座城,无论生活在城里还是城外,她喜爱,不过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而已,冷艳而短暂,而拥有最平常的柴米油盐,才踏实,才长久。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duan/xs2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