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短篇小说 > 正文

相约殉情,痴情男女为爱冲动现实残忍

06-27 短篇小说

相约殉情,痴情男女为爱冲动现实残忍

  男友不幸患绝症

  痴心女友相约殉情

  1990年3月,章小依出生在辽宁省本溪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在她11岁那年,父亲章镇响就因遭遇一场意外的车祸去世了,在五交化公司上班的母亲黄芸怕女儿受委屈,一直没有再婚,含辛茹苦地独自将章小依拉扯成人。

  相约殉情,痴情男女为爱冲动现实残忍谭海和章小依是初中同学。当时章小依人长得瘦小,性格内向,加上又没有父亲,班上经常有一些男生欺负她。每当这时,谭海就会挺身而出,为了保护她,有时被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为此,章小依从内心里感激谭海,两人也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升入高中后,章小依和谭海虽然不在一个班了,但仍旧在同一所学校,他们在生活上互相关照,在学习上互相帮助。两个人虽然都能读懂对方的心思,但谁都没有说出口。

  2007年夏天,谭海考取了沈阳一所重点大学,章小依却在高考中失利而落榜了。谭海劝她来年再考,可章小依考虑到母亲已经下岗,家里生活困难,便决定不再复读,而是尽快找份工作,分担母亲身上的压力。临去沈阳上大学前,谭海向章小依表白了爱慕之情。章小依既幸福又担心地问:“咱俩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你还会看得起我吗?”谭海将她搂在怀里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永远爱你的。小依,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可爱的女孩!”章小依感动不已。就在当天晚上,两人越过了男女间最后的防线。

  谭海走了,章小依后来在本地一家商贸公司找了份内勤的工作。平时,章小依自己省吃俭用,工资除了给母亲一部分外,剩下的都给了谭海。只要周末有时间,她就会坐车去沈阳,到学校帮男友收拾卫生、洗衣服,同学们都羡慕谭海有一个温柔贤惠的女友。转眼4年过去了,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期间,章小依还为谭海做了两次人流。

  2011年6月,谭海大学毕业后,在沈阳一家科技公司找到了工作。这时候,章小依也已经拿到了大专文凭,并来到沈阳,在一家广告公司做文案。为了能早点攒够钱买房结婚,两人一起努力着。然而,正在他们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中时,2013年国庆节前夕,谭海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被查出胃部长了东西。后来,他又独自去一家大医院进一步详细检查,结果却被告知得了胃癌!谭海顿时蒙了。

  当天晚上,章小依发现男友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显得心事重重,便问他怎么了。谭海再也控制不住,于是哭着把自己得癌症的事告诉了她。章小依不相信:“不可能!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得这种病呢?也许是医院搞错了,咱们明天去医院复查吧。”谭海拿出病历说:“你看,这是权威的大医院,怎么会弄错呢……”面对突然降临的灭顶之灾,两个人不禁抱头痛哭。

  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谭海向章小依提出分手。章小依紧紧地抱住男友说:“不,我绝不离开你,我一定要把你的病治好!”谭海摇摇头:“癌症是治不好的,我舅舅当年就是得这个病死的。唉,反正也没得救了,我可不想去遭那个罪,还是早解脱了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章小依吓了一跳,“难道……难道你想自杀?”谭海点点头。章小依一边哭喊着,一边使劲地摇晃着他的肩膀:“你怎么能这么想!你要死了,我怎么办啊?”可是,任凭她怎么劝,谭海心意已决。

  章小依心中痛苦万分,她想了想说:“那好,既然我们无法做夫妻,那就一起去另一个世界长相厮守吧!”谭海听后忙说:“那不行!小依,你这么年轻、健康,我不能连累你。”章小依泪流满面道:“海,你早已经融入了我的生命。如果没有了你,我活在世上还有意义吗?”两人紧紧相拥,泪水交织在一起……

  荒唐举动埋祸根

  大悲大喜造化弄人

  第二天是周末,两人商量好了自杀的方式。中午的时候,谭海先去外面买来了安眠药,然后将药片碾成粉末掺在凉茶里,并各自给父母写好遗书,做了最后一次深情亲吻之后,一起喝了下去,然后相拥着躺在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谭海却突然醒了,只觉得头疼得像要裂开了一般。他本能地睁开眼,发现身边的章小依还在熟睡。一瞬间,他突然后悔了,于是急忙起身一个劲儿地摇晃女友:“小依,小依,你醒醒啊!”然而,章小依始终一动也不动。谭海害怕了,赶紧拨了120。

  在医院,谭海跪在了医生面前,苦苦哀求着:“请一定要救活她啊!求求你们了……”医生对章小依全力抢救,谭海守候在女友身边,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不停地呼唤她的名字。到第二天下午,章小依终于醒了过来。可是,虽然她保住了性命,但却服用药物剂量过大,神经系统和大脑因缺氧受到损伤,留下了后遗症,变得有些痴呆,语言功能也受到损害。

  黄芸闻讯女儿出了意外,立即赶到沈阳。在医院里,她抱着女儿失声痛哭:“小依,你这是怎么了?”谭海站在一旁,一直低垂着头,一言不发。黄芸察觉有异,一把抓住他,追问道:“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说,你一定知道的!”谭海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黄芸面前,左右开弓连打了自己几个嘴巴:“阿姨,您别生气。这……这都怪我啊……”听完事情的前后经过,黄芸对着谭海就是一顿死命地捶打:“是你害了我女儿,这都是你造的孽啊!”谭海流着泪,跪在那里一言不发。等黄芸后来终于停了手,他信誓旦旦地说:“阿姨,请您放心,我就是生命真的只剩下半年,也要治好小依的病。”

  谭海向公司请长假,每天守在医院照顾章小依。医生告诉他,除了用药等常规治疗外,还可以让病人试试高压氧舱,而且每天做一次、长期做效果会更好些,但费用比较高。谭海当即表示:“我不怕花钱,可以马上就给小依做。”那段时间,谭海还上网查阅了不少医学书籍,咨询了很多专家,得知每天为病人按摩、练习说话,有助于病人的恢复。于是,他一有时间就给章小依做按摩,一句一句地让她跟着自己念小说。而章小依的情况却不乐观,她总是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望着前方,有时会跟着念上几句,有时干脆不理他。谭海回忆起从前两人相恋时的甜蜜往事,章小依也是面无表情。看着心爱的人变成了眼下这个样子,谭海心如刀绞,暗地里一次次骂自己太糊涂,把女友害惨了。

  治疗了近两个月,光医药费花了近十万元,但章小依的病情并无太大好转。想继续治疗,还需要不少钱,谭海全部的积蓄已经花光,不得已只能向父母张口。远在丹东的谭家父母这才知道沈阳这边出了大事,二老最着急的自然还是儿子的病,非拉着他去住院治疗。谭海说:“我要去照顾小依,反正我的病也治不好。”谭母顿时急哭了:“傻儿子啊,你怎么知道治不好呢?再耽误就更危险了。你要是有个好歹,让我跟你爸可怎么活啊!”两人不由分说,强行拉着谭海去了省肿瘤医院。

  然而重新检查的结果,更是令所有人震惊:谭海根本没得什么胃癌,只是胃里长了个息肉。医生问他:“你有没有恶心、呕吐的症状?”谭海摇摇头。医生说:“这就对了。胃息肉一般多为良性,基本不会发生恶性病变,像你这样的情况,无需手术,服用一些常规药物治疗就可以了。”谭海又惊又喜,险些当场蹦起来,不禁慨叹造化弄人。

  过往甜蜜现实残忍

  赎罪男友去意生

  谭海第一时间赶到章小依的病床前,对她说:“小依,告诉你个好消息。原来我没有得癌症,真的,我不会死了!你也快点好起来吧,等你好了,咱们就结婚!”对谭海的话,章小依却显得似乎有些麻木,只是愣愣地望着他,坐在那儿始终面无表情。谭海懊恼地用双手扯着自己的头发:“都怨我啊!当初真该听你的,再找家医院检查一下,我为什么会蠢到同意你和我一起去自杀?为什么啊……”

  谭海的父母也觉得,章小依眼下的病是因自己儿子造成的,心怀愧疚的二老拿出钱,给章小依交了医药费。这时,谭海的公司通知他,如果再不上班,将解除和他的合同。考虑到如果自己丢了工作,章小依以后的治疗费就更没有保障了,在征得黄芸同意后,谭海只得回公司上班,晚上再来医院照顾章小依。渐渐地,章小依的意识似乎恢复了一些。过去谭海从早到晚陪着她时,她并未表现出什么,现在谭海去上班白天不在医院了,黄芸发现女儿会显得心神不宁、烦躁不安。黄芸和其他人跟章小依说话时,她都没什么表情,唯独谭海来时,她脸上才会一副开心的样子。黄芸把女儿的这个情况告诉了医生,医生说:“这是好现象,说明她还是有感情、有意识的。”

  起初,谭海对女友的病很有信心,觉得只要坚持治疗,章小依肯定会好起来的。可是,尽管想尽了各种办法,章小依的身体恢复情况仍进展不大,这令谭海的心情变得很糟糕。到2014年5月,他们实在是付不起昂贵的费用了,不得不让章小依出院,回家静养。由于长期用药和卧床,章小依开始发胖,体态变得臃肿,早已不见过去的窈窕和秀丽了。谭海看在眼中,心中百味乏陈。更让他痛苦的是,两人之间根本无法交流,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章小依要么望着他傻笑,要么嘴里“啊、啊”地胡乱叫。谭海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可平日里,他还是怀着一种赎罪的心态,一有时间尽量去看章小依,去陪伴她,只是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重。

  黄芸敏感地捕捉到了谭海内心的变化,她恨他,是他给自己女儿造成如此的伤害。可是,她同时又很清楚,女儿对谭海充满了依恋。女儿的后半生还要依靠谭海,所以,一定要牢牢抓住他!于是,黄芸在谭海面前总是有意无意地说些“人要有良心”之类的话。还翻出女儿过去的照片,嘴里不住地念叨:“你看,小依多漂亮、可爱啊!当年,可有不少男孩子想追她呢。唉,谁知道她变成了这样,她真傻啊……”

  谭海自然知道黄芸话里话外的意思,开始他还能理解对方的心情,但后来听多了听腻了,心里也就觉得烦了。有一次他白天在单位挨了领导的训斥,心情本来就不好,晚上来看章小依时,黄芸又没完没了地唠叨,结果后来实在忍不住了,就顶撞了她几句。黄芸气得指着他的鼻子吼道:“你还有脸顶撞我?小依都是被你害的,你要是敢辜负了她,我绝饶不了你!”

  矛盾激化上法庭

  蒙尘青春令人心痛

  由于和黄芸的关系越来越僵,而和章小依也无法交流,谭海每次去看她,都是硬着头皮。心力交瘁的他,人整整瘦了一圈,工作中也常因为精神恍惚而出错,遭到了公司的警告。2014年国庆节,谭海回丹东看望父母,望着儿子憔悴的面容,二老心疼不已。他们曾去咨询过医生,得知章小依这种情况,要完全恢复到正常实在很难。两人商量来商量去,觉得不能再把儿子的一生幸福都搭进去。于是,两位老人郑重地跟儿子谈了一次,希望他和章小依尽快了断。

  谭父说:“小海啊,咱们谭家三代单传,我跟你妈还指望着生孙子呢!以章小依如今的状态,你不可能娶她啊……”谭海对父亲说:“她是因为我变成这样的,我要是现在跟她分手,良心会不安的。”谭母劝儿子道:“这事你是有责任,可也是她自己愿意的,又不是你强迫的。咱家为她治病花了那么多钱,也算对得起她了。”亲人的劝说、工作的压力,加上在章小依母女那里也得不到温暖和理解,谭海心中开始有些犹豫了。

  那段时间,谭海的公司正接了一个新开发项目,由他负责,所以经常加班,去看章小依的次数就少了。而章小依的情绪随之变得很波动,经常发脾气、摔东西、莫名其妙地大哭。黄芸知道,女儿是想谭海了,于是她给谭海打电话,让他抽时间多来陪陪章小依。谭海解释说自己工作实在太忙,请她理解。黄芸觉得谭海在找借口,他是想甩了女儿。正在这个当儿,谭母买了一大堆营养品来看章小依,并拿出两万块钱给黄芸,向她委婉地提出以后可以把章小依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黄芸一听就火了:“你怎能说出这种话?是你家谭海把我女儿害得这么惨,他不娶小依,小依将来怎么办?”谭母叹口气说:“他也不是故意的,谁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但你总要接受现实吧?小依眼下这个样子,怎么可能结婚呢!我们做父母的,也总要替孩子想想吧?”“你们太自私了吧!只想着你们的儿子,为什么不替我女儿想想?”结果,两家大人闹得不欢而散。

  黄芸越想越气愤,觉得这是谭海和父母串通好了的。她怒气冲冲地找到谭海的单位,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令谭海感到无地自容。从此,单位同事对谭海开始议论纷纷,看他的眼光也变得异样。谭海心生怨气,从此不再登黄芸母女的门。见不到谭海,章小依整天哭闹,病情又加重了。黄芸心疼女儿,只好拉下脸去找谭海,可谭海一直躲着她不见。黄芸气不过,提出让谭家赔偿100万,作为女儿今后的治疗费和生活费。谭母听得连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100万?我们家就算砸锅卖铁,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啊!以前的那点积蓄,都拿出来给章小依治病了,现在一分钱也没有!”黄芸质问道:“那你儿子把小依害成这样,难道就想撒手不管了?”谭父解释说:“我们现在正准备和那家给小海误诊的医院打官司,要是官司打赢了,拿到赔偿金,就给你钱。”

  谭家人的态度,令黄芸感到绝望了,她决定要为女儿讨个说法。于是,2015年1月12日,黄芸以女儿章小依的名义向沈阳市和平区法院递交了诉讼状,要求谭海赔偿章小依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100万元。黄芸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本来不想这样做,是谭家人把我逼到这份上的。小依实在太可怜了,我必须要给她讨个说法。”而谭海则表示:“我不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我也知道这样做对不住章小依,但我眼下真的承受不了了。以后等我有能力,肯定会尽力帮助她的。”后法院经审理认定:章小依当初自杀,并非因谭海胁迫所致,但是由谭海自称身患癌症引起,后经谭海协助完成。故判决谭海支付章小依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共计32。65万元。

  “有情人终成眷属”是每对恋人都渴望的,但人生无常,即便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在一起,也不能采取极端的自我了结方式。像本案中的小情侣因为一时冲动双双为爱殉情,却导致女孩沦为植物人,男孩所谓的“绝症”只是一次误诊,这样的人生变故和面临的人性纠结,是年轻的他们以及彼此的家人都无力承受的。不管发生了什么,唯有活着,才能有机会去改变和选择。愿类似的悲情案例不再上演!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duan/xs24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