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世情婚姻 > 正文

老师坐我的大棒上说痛取不出——和陌生人在火

06-20 世情婚姻

老师坐我的大棒上说痛取不出——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穿越之养儿不易

“大妹子,念小子也说得对,天儿热,肉买多了的确会放坏掉的。等吃完油渣再来买怎么样?这两根骨头我五文卖给你们,已经很便宜了,你们看这骨头的肉我都没刮干净咧。”这张屠夫还挺实诚。

“儿子,你不想吃红烧肉吗,娘做的红烧肉可是很香咧。”江又梅循循善诱。

老师坐我的大棒上说痛取不出——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穿越之养儿不易

“油渣也很香咧。”小包子是真的没搞懂是他娘想吃肉。

你不想吃老娘想吃!

江又梅鼻子都快气歪了,但嘴上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当着外人的面可不想留个馋婆娘的映象。

老师坐我的大棒上说痛取不出——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穿越之养儿不易

最后只有愤愤地交了四斤板油及骨头的六十五文钱。

小包子路上还肉痛地说:“这钱真是进得不快出得快,这大半天的功夫就花去了一百二十八文钱。”

今天还进得不快?臭小子只算出不算进,忒葛朗台。

两人回家把院门插好,来到卧房把新席子铺在床上,然后再把今天挣的都放在床上开始数钱。

首先数的当然是三个荷包了,小包子先把墨绿色荷包里的银子倒出来,说这是老夫人先赏的十两银子,两人一人摸搓了一下。

江又梅又拿起朱红色的荷包说:“儿子,这个荷包最重,难道会比十两子还多?”

说着把荷包打开,竟摸出了一个更大的银锭子,足足有二十两。两人的眼睛都瞪圆了,一人一会儿地摸搓了好久,恨不得咬上一口留点牙印。

老师坐我的大棒上说痛取不出——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穿越之养儿不易

江又梅拿起最后一个杏黄色荷包拈了拈,“这个荷包要轻得多,不过人也不能太贪心,就那三十两银子,咱的手包已经有千倍的利润了。”

把荷包打开往下一倒,竟倒出几颗金祼子,数一数共十六颗,每颗大概有二钱。

“娘,这东西黄黄的,是什么?”别怪小包子没见识,大概整个西河村除了已经搬去镇上的赵地主,还真没人见过这东东。

江又梅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结巴着说:“傻儿子,这就是传说中的金子了。”

两人又欣喜若狂地摸搓了起来。

“儿子,今天那个老夫人不知是哪个府上的,你送的福倒是真送到她的心坎上了。”这老夫人出手可是真够大方的了。

“是咧,她们都说我送的福一个给侯爷,一个给,给,”小包子想了一会儿,“好像是什么柿子爷,还说什么大获全胜的。”

“那就是了,她家一定是有人要上战场,特地来祈福,正好碰上你讨了个吉利。”这就能想通了,这么多金银买的不是手包,而是要的这份吉利。

还有就是那两男一女的买包银子,一个五两的银锭子,两个二两一个一两的小银子,共十两。

两人又开始算卖花和手链的钱,应该赚了一千零五文,卖磨茹和桑葚赚四十五文,买席子、草鞋、碗花了四十三文,吃馄饨和买肉花了七十五文,应该还剩一千二百三十二文。把钱拿出来数,铜钱是六百三十二,再加上几块碎银,数目对得上。

从一个赤贫的家一下子拥有这么多钱,二人是真的像作梦。看着床上堆的实实在在的金银铜钱,江又梅和小包子兴奋地倒在席子上来回滚圈。

“儿子,咱没作梦吧,掐掐娘,看痛不痛。”

小包子在江又梅的胳膊上轻轻掐了一下,“痛不痛,咱不是作梦吧,”看娘亲摇头,又说,“娘再掐掐我,我也要痛一痛。”

江又梅就把小包子的脸捧起来轻轻在他的鼻子上咬了一下,小包子夸张地叫起来,“痛啊,痛啊,我好痛啊,我不是在做梦。”

两人闹了一会儿,开始考虑该如何存放这么大笔财富。

这个家远离村里,又只有孤儿寡母,得藏得隐密些才是。

想了想,江又梅就把装银子的荷包和装金裸子的荷包放进一个小坛子里,让小包子埋在床底下,剩下的十两银子和几块碎银还有铜钱放进箱子锁上。

江又梅让小包子睡个午觉,自己到厨房把油熬了,再把骨头炖上。

小包子在睡觉前很是遗憾地说:“要是咱先能赚这么多的钱就好了,三舅舅就可以不去从军了。”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gushi/21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