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世情婚姻 > 正文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啊,你轻点儿人家受不了

06-27 世情婚姻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啊,你轻点儿人家受不了,在你心尖上起舞

隔壁的男女结束了,也是简单清理了一下就离开。

服化室里只剩下他们,白芷瑟缩了一下身子,摇头,“他们出场后很快就到我们这组了,我要出去……”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啊,你轻点儿人家受不了,在你心尖上起舞

“乖,很快,给我五分钟。”

“不可以,我不是男的,真的不需要……解决。”她又没有硬挺的东西能看出不美观被扣分。

“好吧,抱歉,我实话实说,是我想让你舒服。”陈流无奈碰了碰额角,又放下,双眼凝着她,“你现在很难受。”

浑身散着热气,一直蹙着眉。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啊,你轻点儿人家受不了,在你心尖上起舞

白芷推着他胸口拒绝,“是你靠太近了,我不适应。”

陈流轻笑,换了个说法:“那不帮你解决,是老师渴了饿了,要你帮老师解决。好不好?”

“外面有矿泉水和饮料。”

“你的水更好喝,我只喜欢你的……”陈流垂,额头亲昵的抵着她的。

他这句话的音量,越到后面越轻,‘的’字几乎不音,但白芷就算听见了那个‘的’,也还是甘愿的陷进了‘我只喜欢你’的错觉里。像不小心掉进蜜罐里的小虫子,因为甜丝丝,就不顾危险的放弃了挣扎——反正蜜糖粘稠,她挣扎也无法逃脱。连命都不想要了的不想离开。

她懵着神,耳边听到“老师吃吃你的小穴,好不好?”,居然鬼使神差的轻轻点了头。

陈流啄了一下她鼻尖,跪了下来,褪下她的芭蕾袜。

白芷回过神,拧腰没什么用的躲了躲。

被大肉捧征服的女侠—啊,你轻点儿人家受不了,在你心尖上起舞

少女的光洁小花丘呈在陈流的眼里,圆鼓鼓的饱满。

他长指捏住了这两瓣嫩粉肥厚的贝肉,一丝透明的黏液从中间那道翕合的细缝中滴了下来,他伸出舌尖卷走,舌尖往上一勾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碰到了那颗,因动情而露出头的嫣红花蒂。

她细细的像奶猫一样叫了一声,“老师……”垂着眼角,看身下的他。

“好甜,老师要开始喝了。”陈流双手握着她的两个翘臀,不准她动,薄唇凑到了阴唇上。

抬眸与她对视,捕捉到了她眼里的难耐之色,故意紧盯她的脸不放,观察她每一个表情反应。

舌头轻轻来回舔舐着花户,沿着大小阴唇的边缘描绘线条和形状,然后含着花蒂拨弄,时而轻轻啃咬,期间她每次泌出太多淫液快滴下来的时候,他就埋脸进去狠狠吸吮喝下。

没多久,少女浪叫着,舔穴声和水声,不断响起,偶尔夹杂着几道男人隐忍的低喘声。

“嗯啊……老师…啊、啊啊……不行了……”女孩神情迷乱的摇着脑袋,下体却忍不住高挺给他吃,“哈……好舒服、嗯……啊~~~就是那里……”再舔舔……呜……这个要求她说不出来,委屈巴巴的暗示。

陈流轻笑。可爱。

然后按照她的爽点戳弄。

“嗯啊啊啊……老师……嗯……” 女孩仰着脸娇吟,手指情难自禁的插进男人墨间,轻轻扯着,小屁股的晃动从矜持变得欢快。

忽然,他舌头刺进了蜜穴里,模仿性交的抽插动作,灵活柔软的舌头快刺弄着甬道浅处的软肉,很快找到好几处敏感点,舌尖勾弄着凸点、绕着画圈。

而手指摸上了阴蒂,捻着磨着,直接把女孩逼疯了。

她只觉前所未有的舒服和快感袭击着全身,大脑里充斥着‘想要’的浪叫念头,白茫茫的意识里只想着这种事怎么能这么爽,她好喜欢……好喜欢跟老师做这种事,想一直做下去,想他一直这样弄她。

蓦地,男人舌尖快打转,用力搅着紧绞的嫩滑壁肉,手指夹着颤巍巍的花蒂高抖动刺激。

女孩花道猛地夹缩,大腿内侧绷了绷,夹紧了腿间的脑袋。

“啊啊……不要、不要了!!……嗯啊——”

大股透明的水喷射出来,女孩泄了,双眸失神、唇微张的无力喘着息,花穴在痉挛抽搐。

“嗯、嗯啊……”白芷心跳严重加,咚咚不停打着鼓,吵得她耳鸣,双眼雪花。

陈流掰着她腿根,喉结滚动尽数喝下后,抬起头来看她情况。

白芷有所感应,也低下头,然后看到他下巴被她的蜜液打湿,沾着晶亮的水渍,而自己的手,还抓着他的头……

她缓缓松开手,眼神空茫,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流掏出方帕给她腿间擦拭干净,再接着用这条方帕擦了擦自己的下巴。

白芷脸上这才有了点反应,羞得想死。

陈流站起身,腿根失去支撑的白芷立刻软得要滑下来。

陈流及时搂进了怀里,“小可怜,高潮一次就受不住了?这才不到四分钟而已。”

白芷脸颊烫,脑袋乱成一团。

想到自己刚才的一些想法,她摇了摇头,想赶出去。

她想推开他,“你以后不要这样对我了……我……”总是忍不住变成另外一个人。

另一个她,会期待被他玩弄。

陈流见状,也不说她了。小姑娘脸皮太薄。只抱紧了她,吻了吻她头顶,额前,眼角,“我只是想让你舒服。”

他自己都难受着,裤裆撑起了鼓鼓囊囊的一大包,硬涨得疼,恨不得释放出来让她好好摸摸舔舔,但始终理智更占上风,不能耽误时间。

白芷沉默了很久,她在努力忍着开口的冲动。

她怕一开口就会提出深藏心底的问题。

但在陈流牵着她手要带她出去的时候,白芷忽然反握住他的大掌,拉了拉他。

陈流有些意外的转身看她。

白芷没说话,唇瓣抿得白,才下定决心一般的开了口:“陈老师,你对其他女学生也会这样吗?”

下课后也会把她们留堂,按在舞蹈把杆上亲吻。

也会被磨得受不了射出来。

也会因为觉得什么味道甜,就每天带那种味道的牛奶给她们,还偷偷塞零食。

也会让她们摸你吃你的那里,和你亲热。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gushi/2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