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爱情故事 > 正文

我不小心干儿媳妇—宝贝吸住不许流出来-爱恨皆

06-13 爱情故事

我不小心干儿媳妇—宝贝吸住不许流出来-爱恨皆已远(肉文)

李敬和为俞芩找来的第一个客人,是在俞芩被调教一个月後,那个人年纪很年轻,不超过三十,虎背熊腰,有着粗大有力的大腿、宽厚的肩、胸肌鼓涨像个小枕、皮肤黝黑,虽然是中等个儿,但一看就知道力气颇大,加上白汗衫上的汗渍,俞志忠想,那个人绝对是个从事劳动工作的人,俞志忠从镜子里看着那位李敬和口中的客人,怎麽也不相信那个人消费的起俞芩,虽然他从没接过客,但俞志忠明白,李敬和俱乐部里最便宜的价也要十万,劳工阶级者应该不会花这个钱才对。

李敬和带来的第二个客人,样儿和第一个相差不远,俞志忠看着镜子里那个人直撞直抽的动作,突然觉得好像有点懂了事情是怎麽回事,两个客人虽然力大又持久,性器也不小,但技巧却差的很,从一开始就狠力的直撞直抽只会让对方难受,在这种情况下持久反而变成一种折磨,不仅是只有疼痛,还有被引出却无法舒发的性苦闷。

我不小心干儿媳妇—宝贝吸住不许流出来-爱恨皆已远(肉文)

李敬和带来的第二个客人,样儿和第一个相差不远,俞志忠看着镜子里那个人直撞直抽的动作,突然觉得好像有点懂了事情是怎麽回事,两个客人虽然力大又持久,性器也不小,但技巧却差的很,从一开始就狠力的直撞直抽只会让对方难受,在这种情况下持久反而变成一种折磨,不仅是只有疼痛,还有被引出却无法舒发的性苦闷。

第二个客人走後,俞志忠牵着水到房里帮俞芩清理,清理的过程当然包含引出俞芩两xue里积着的体液,那次,是俞芩第一次不叫不闹让俞志忠清理,在俞志忠引出体液後为俞芩涂上保养药膏时,俞芩甚至跟着俞志忠的手轻轻扭动,当俞志忠要把手指抽出俞芩体内时,他明显感觉到俞芩把屁股整个往後推,绞紧着ying-dao挽留他的手指。

见到俞芩这种表现,俞志忠真的愣了一会,他一直以为可能要用掉一整年才能整掉俞芩的骄傲,却没想到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能让俞芩放弃自尊,他摇头笑着,笑着自己傻,当初他还跟李敬和争辨像俞芩这样高家世、高学历的人没那麽容易就范。

从那天起俞志忠开始不用撑嘴器,直接就让俞芩koujiao,他明白,他不用再害怕俞芩会咬掉他的下体。

那次的jjiaogou俞芩叫的很大声,不是哭嚎,真jiao-chuan那种shenyin,尤其当俞志忠下体头部划过俞芩体内左侧一个地方的时候,俞芩就会发出喘不过气似的抽气声,俞志忠知道那是俞芩最敏感的那一点,俞志忠时不时就会很有技巧的去顶碰划过。

这天,俞志忠没有用任何情趣用品,没有用复杂的体位,除了仍遮着俞芩的眼睛,绑着俞芩的手,他们就像是任何一对正常的男女一般jjiaogou,甚至比一般好花样的男女用更少的姿势就让俞芩达到数次高氵朝。

在俞芩昏睡後,俞志忠看着俞芩脸上未乾的泪痕,不知道为什麽觉得心底也有点难过,虽然那总是高高在上,对他不屑一顾,从没有好脸色的俞芩总是让他厌恶,但现在的俞芩也没让他觉得比较好受。

「真的要这样吗?会不会太快了?」

白天俞志忠是俞长江的司机,晚上,他回到这个地方就变成另一个身份,俞芩的调教师。

我不小心干儿媳妇—宝贝吸住不许流出来-爱恨皆已远(肉文)

俞长江并不让他参与他夜晚的行程,所以,俞志忠每天六点就能准时下班,回到这里,这里不是他的家,是李敬和买来调教俞芩的地方,非常偏僻,俞志忠总是搭着公车到郊区的家里,再开四十分钟的车到这里,这样单程就要耗掉他一个半小时,所以,俞志忠已经习惯在路程上吃完晚餐,念些书,这样一到这别墅里,他就可以马上开始李敬和交付给他的调教课程。

一开始,俞志忠还没有抓到这种生活节奏,他在公车上发呆,到了别墅才吃晚餐,常常在调教俞芩时弄的反胃,调教本来就是对生理反应的一种挑拨和剌激,所以调教过程难免哭的眼泪鼻涕横流,或者失禁,俞志忠看着俞芩狼狈不堪、痛苦恨不得死去的样子总会觉得难受,心理和生理上都是,有几次他甚至冲到浴室里吐了起来。

在他吐完抹着嘴走出浴室时,总会看到李敬和带着药剂走到俞芩的房里,俞志忠这才明白,房里的监视器不只是监视俞芩,也监视着他;俞志忠对於对俞芩用药这件事非常反感,所以他开始学着控制自己,减少李敬和拿着各式**剂和毒品出现的机率。

「这样会不会太快?」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love/ai1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