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爱情故事 > 正文

夹住不许掉花核颤抖,妻子被按摩师玩弄小说-谁

06-18 爱情故事

夹住不许掉花核颤抖,妻子被按摩师玩弄小说-谁与救赎

大家边聊天胡侃,边等着上菜,气氛热烈而喧闹,叶馨柔时不时的听得都忍不住也笑起来,再也不觉得拘谨和害怕了。很快各色海鲜端上桌子,大家又吃又喝又猜拳,更加热闹和纷乱。陆行远一直都留心叶馨柔,体贴的让她多吃,不用顾忌什么。卓越和曾清为也象两个大哥哥一样,在陆行远被揪到其他两桌罚酒猜拳的时候,照顾着叶馨柔,不断提醒她吃这吃那,叶馨柔似乎感受到了久违的家庭般的温暖。

席间,有爱开玩笑的居然也拿着酒杯来到叶馨柔面前敬酒,陆行远记得上次的教训,所以直接想替叶馨柔挡下来,却不料叶馨柔微笑着真喝了几口黄酒,甚是给他和对方面子,陆行远更加高兴,在桌下紧紧拉住叶馨柔的左手再也不肯放开。

大家都吃的很愉快,酒也喝的不少。饭后有人提议去唱歌,顺便醒酒,众人纷纷同意。隔着马路,对面就是有名的钱柜KTV,众人浩浩荡荡的开拔过去,点了一个最大的包间,点歌折腾起来。陆行远趁着酒兴,一支接一支的给叶馨柔唱情歌,顺便把装饰房间的假玫瑰花拿在手里,再献给叶馨柔,居然也唱作俱佳,众人不断鼓掌叫好,起哄声口哨声响成一片。叶馨柔是不太会唱的,只能红着脸,在众人面前和陆行远配合着演爱情戏码。笑声、闹声、喝彩声几乎把房顶都要震下来了。大家说要醒酒,却又不断的喝起了水果酒,一直闹到了快午夜,才算尽兴。

陆行远和叶馨柔打车回到训练营的时候,已经快两点了。陆行远喝的熏熏然,却异常兴奋。叶馨柔扶着他回到宿舍,陆行远一下就躺倒在床上,顺便一拉,叶馨柔就倒在了他的身上。叶馨柔想起身,却被陆行远死死抱住,然后半醉半醒的说:“馨柔,我爱你,我想要你。你答应给我礼物的。”

夹住不许掉花核颤抖,妻子被按摩师玩弄小说-谁与救赎

22

陆行远把叶馨柔的头压下来一点,自己的唇贴了上去,先从额头吻起,然后是眼睛,鼻尖,一点一点的宣占所有权,最后来到了唇间。积聚的欲望在一刻爆发,陆行远狂热的用舌头撬开叶馨柔的唇齿,肆意的舔拭吮吸,汲取对方唇瓣的美好。

片刻后,陆行远放开叶馨柔,半睁开有些昏沉的眼睛略带委屈的说:“你不喜欢我吗,馨柔?还是不愿意我吻你?” 叶馨柔没有说话,心里一直在犹豫,听到陆行远有些难过的声音,定定的和陆行远对视三秒钟后,把自己的唇覆上陆行远的,一切主导权转到了叶馨柔的手里。

与陆行远的霸道、强势、占有性的吻不同,叶馨柔的吻是温柔、缠绵、极具挑逗性的,柔软的小舌在陆行远的口腔中进进出出、圈圈点点,对于另一根小舌则是忽而追逐,忽而纠缠,忽而又恰到好处的逃避开来。陆行远呼吸急促浓重起来,刚要有所动作,却被叶馨柔更先一步的压住胳膊。

“我来。你就享受就好了。这是我的礼物。” 叶馨柔的唇离开陆行远的,转而在他耳边低喃,然后一路向下,俯身亲吻著陆行远的脖颈,先用舌尖轻轻画圈,然后吻咬他的喉结。陆行远觉得脖子上温软湿濡了起来,紧跟而来的带有明显情色意味,力度适中的噬咬,让他一下就绷紧了小腹,舒服的叹出声来。陆行远轻轻喃语:“馨柔,我爱你。我要你,馨柔。” 叶馨柔停顿了几秒钟,抬头对上了陆行远充满欲望的眼神,然后一手轻轻覆盖住陆行远的眼睛,另一只手却解开了陆行远衬衣的扣子。

陆行远顺从的闭上眼睛,充分的只利用感知功能,细细的感受叶馨柔给他带来的欢愉。叶馨柔分开衬衣的两摆,陆行远结实的xiōng肌显现出来。叶馨柔低头亲吻锁骨,然后含住陆行远xiōng前小巧的颗粒,用舌尖轻轻逗弄,双手则沿着健美的肌肉纹理画着圈的抚摩。当两边的小颗粒都得到同等爱抚后,柔软的小舌代替了手指的工作,微凉湿濡的感觉在前身游走,滑过每一寸炽热的肌肤,不但没有使温度降低,反而在所经之处更凶的燃起欲火。 陆行远已经忍不住轻微扭动xiōng膛了,前所未有的快感一齐摒发。

当叶馨柔动手解开陆行远的皮带,并且褪下他下身的所有衣物到膝盖时,陆行远还沉浸在被极度挑逗后的混沌状态中,根本无法思考任何事情,只能单纯顺应着欲望的感觉走。舌尖还在小腹上忙碌,叶馨柔的右手已经来到了陆行远的腿间,握住了他已经充分勃起的欲望,手指温柔的上下捋动,拇指的指尖则偶尔故意的滑向铃口处,若有若无的蹭着。陆行远双手抓住床单,手指纠结于其中,呻吟声不受控制的溢出口。

终于,叶馨柔开始了最后一步,将陆行远的欲望含在了嘴里,熟练的用唇舌Cāo纵它,由上到下的反复吮吸和描绘,然后用舌尖强力勾勒铃口处的裂痕。陆行远简直被快感淹没了,已经濒临高潮的交界点,下意识的抬起腰身往叶馨柔的喉咙处更深的顶了进去。叶馨柔接到陆行远身体发出的暗示,口中的频率加快,唇舌的力度加重,并且次次接纳陆行远的欲望直达自己的喉咙深处。

夹住不许掉花核颤抖,妻子被按摩师玩弄小说-谁与救赎

伴随着陆行远低吼出声,灼热的aì液悉数喷射在叶馨柔的口中。陆行远继续在极至的快感冲击下颤抖着,大口喘息着,叶馨柔也配合着,继续含着陆行远仍然挺直的欲望,默默的把男性精华都吞了下去。良久,快感的余韵才完全消散,陆行远在酒精和极至快感的打压下,筋疲力尽的几乎抬不起一根手指了,通体舒坦的他竟然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昏睡过去。

叶馨柔这才轻轻起身,帮陆行远把衣服全脱下来,又拧来热毛巾给陆行远把脸和手擦拭干净,再找到湿纸巾把陆行远的下身擦了一下,才抖开被单给陆行远盖好,关灯离开。

陆行远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了。他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所有记忆象潮水般的涌进脑海。陆行远一下就坐起身,看到了自己xiōng前清晰可辨的细密的吻痕。几个小时前的极至快感的记忆,让他几乎又立刻深切感受到了下腹部的绷紧和疼痛。虽然当时他的大脑并不完全清醒,但是也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相反的,所有叶馨柔为他做的事情,他全都一清二楚,尤其是后来前所未有过的快感,更是异常清晰的传送到脑部的中枢神经系统,让他再难忘记。可是一想到自己后来竟然就那么睡着了,陆行远懊恼的几乎想一头碰死。他匆匆穿好衣服,大致洗漱了一下,就往外冲,一出门,就碰到两个少年杀手恭敬的和他打招呼。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love/ai1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