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爱情故事 > 正文

嗯啊 学长不要 教室—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薛

06-18 爱情故事

嗯啊 学长不要 教室—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薛姨妈的寡妇生涯

张叔便是其中一个掌柜张德辉。张德辉年近六十,一贯在薛家当铺内揽总,是个有德有能之人。薛姨妈早半个时辰请了他来,将此事交待了,请他出面周全。

这厢吴友良已经开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诉自己对薛家的种种贡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薛蟠最是不耐烦这些,还是张德辉出言弹压了他。吴友良自知理亏,且这些年也攒了不少银钱,也怕薛家追究,到底也就安生了。余下如何清理账面,如何处理存货,如何遣散伙计等等诸事,自有张德辉带了几个老家人帮着料理。

说到底,薛姨妈自然知道薛家这么些个掌柜的少不了有那投机耍滑之辈,只是薛蟠如今不顶事,薛姨妈自己也不懂行——前些时候薛蟠卧床,薛姨妈翻了那么些时日的账簿,也看不出什么来,不过将每年收益列了张单子而已。且薛姨妈是个半路入世的,安心来享福的,虽然要享福就得先付出,但她私心还是愿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对薛家铺子进行大清理,既需要坚强的斗志,也需要强大的技术支持,这两项薛姨妈都没有,权衡之下,她便想了这杀鸡儆猴的招,只将那得益最少的铺子关了,希望其他人能有所警示,少贪点便行。至于有用无用,薛姨妈也看得开,横竖不会更差就行了。

如此又过了月余,天气渐热,在这个没有空调,没有电扇的夏天,薛姨妈很是不习惯,偏偏薛家又是新治的宅子,虽然有冰窖,冰窖里却没有冰。外头固然能买到冰块,价钱却也不便宜,用起来自然不比自家藏冰来得尽兴。

嗯啊 学长不要 教室—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薛姨妈的寡妇生涯

薛姨妈便带了宝钗并一干下人去前番薛蟠整治的郊外别院避暑去了。至于薛蟠,正壮志兼焦头烂额地打理铺子呢,况且薛姨妈一走,正好没人罚他捡豆子,于是坚决表示要看家要理事要上进,只把薛姨妈母女二人护送到庄子,待二人安顿完便连夜回城了。薛姨妈想着薛蟠刚发了豪言壮语,热情还在,便决定相信他的自觉性,由着他住在城里,只每旬寻一名目招他来一次,加强效果。

别院虽小,但因薛蟠当初是用了心的,倒也是五脏俱全,薛姨妈等住了足足两月,候得天凉了方才打点行装回城,又捎带了些土产命人分送到贾王二府,二府亦有回礼相赠。

这日,薛家当铺里有个伙计送了几斤螃蟹来,只说是自家田里出产的,最是肥美。宝钗便跟薛姨妈商量,欲要借机邀贾府众人一聚,“姨娘府上从老太太起到诸位姐妹,有多一半都是爱吃螃蟹的,可巧咱家小花园那几株桂花还值得一看,不如请了她们来赏花吃螃蟹?咱们在那府上住了这么些日子,虽然是亲戚情分,可到底……”未尽之意无非是到底欠了贾府一个人情,虽然暂时还不了,但总该对人格外热情点。

“你说的也有理,不过老太太年纪大了,两家隔得又远,未必会来;老太太若是不来,你姨娘也不好来。咱们请了她,她却来不得,心里难免不痛快。依我的意思,还是不请了罢。”薛姨妈话锋一转,“依我的意思,你不妨单下个帖子,只请探丫头几个,你们姐妹间聚会自然要随意些。到时候再单送两篓螃蟹去,别的人也能尝个鲜,礼也就尽到了。”

——离贾府落败还有好些年,跟她们热络点倒是无妨,可薛姨妈是个怕麻烦的,想想贾府上下那么多人,自家下人少不说,主人更少,这若是要做东开席,实在累得慌。上回暖屋那是必不可少,这次却是不想添麻烦。

嗯啊 学长不要 教室—啊快停下好痛快抽出去,薛姨妈的寡妇生涯

宝钗一想也是这个理,片刻又踌躇:“那宝兄弟呢?论理不该请他,便是请了也该让哥哥陪着他。只是他一贯在姐妹间玩耍,如今单撇下他怕他心里不痛快。且他那个性子,万一……老太太又素来疼他。”这是怕着宝玉发狂的意思,他那个性子,或许真能做出来,到时候贾母王夫人就算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必定有所埋怨,倒真真是出力不讨好。

薛姨妈想了想,只道:“听说他如今还正经上着学呢,差不离是日日去的。你将螃蟹宴订个你姨爹休沐在家的日子。”

“妈说得很是。”宝钗心领神会,笑道,“正好明日也是姨爹休沐的日子,我明天就去下帖子,日子就订下一个休沐日。”

宝钗果然第二天亲自去了贾府,回来向薛姨妈转述,只说贾母欣然同意,到时由李纨陪着几个小姑子过来,又说“恰巧老太太娘家侄孙女史家大姑娘,闺名叫做湘云的,她上月刚出了孝,如今正在贾府小住。我便也邀了史妹妹一同来”。

这却是史湘云第一次露面,薛姨妈少不得多问两句:“我先前听你姨娘说过两句,只知道她小小年纪失了双亲,如今跟着她叔叔婶娘过日子,倒不知容貌如何,性情怎样?”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love/ai1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