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爱情故事 > 正文

啊…用力…快点…好深_宝贝真紧真湿高嗨——(

06-20 爱情故事

啊…用力…快点…好深_宝贝真紧真湿高嗨——(重生)贪心

收起繁杂的思绪,他轻声轻脚走到浴室门边,紧张得深呼吸一口气。

洗完澡的程赞拿着浴巾擦身,换过浴袍,刚打开门,就见到林如安拦在门口。程赞潜意识觉得不对劲,还来不及动作,这人竟然猛的扑了过来!

程赞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这么一个瘦小子弄倒在地。

“抱歉……”林如安撑在他腰上,声若蚊蝇,羞红的脸上表情带着一丝决绝,“再、帮我一次、好不好……”面对程赞怒视的目光,他简直没有勇气再说下去,“我自己……弄不出……”

啊…用力…快点…好深_宝贝真紧真湿高嗨——(重生)贪心

**冲头,果然是什么也不顾的。

程赞真是好气又好笑。

最后有些愠怒的他还是无奈用手替林如安解决。他们坐在冰凉的地上,林如安坐在程赞两腿之间。

啊…用力…快点…好深_宝贝真紧真湿高嗨——(重生)贪心

身为男性最脆弱的地方被身后那人握住,力度、节奏都刚刚好。林如安手拽住程赞的衣领喘息,想压抑依然溢出暧昧的声音,他的表情既沉醉又迷离,眼眸染上了水汽,撑着一丝清明注视那张近在咫尺的侧颜。还有什么情药,能比这个刺激更能令自己兴奋呢。

“会长大人,你还真是天生被伺候的命啊。”脑袋空白前一秒,他听见耳畔响起声音,如同鬼魅一样诱惑人心。

突然间很想哭。

很快,那浊白的液体伴随着他的眼泪一起在拔高的呻|吟中释放了出来。

啊…用力…快点…好深_宝贝真紧真湿高嗨——(重生)贪心

程赞没动,等怀里的人恢复神智,看了眼他挂在脸颊的泪水,啧了声,扔过去毛巾。

林如安愣愣的看着,直到惊觉脸颊微凉。慌忙一边擦干眼泪,一边低声道歉。忽而就心酸得不行,太多情绪洪水一般涌了上来,将他淹没,他控制不了,也无力招架。窝在程赞怀里,他死死趴在那人肩头。不知该如何语言,只能颤着声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

你讨厌人哭,我知道。对不起,别讨厌我……

程赞竟也不推开。他不拒不迎,比起做他人故事里无意闯入的过客,他更想要抽根烟。

夜色尽管再妖艳迷离,终有日光穿透云端,曝光它虚伪的外衣。如同谎言再如何光鲜无瑕,总有人轻描淡写揭那伤疤,笑说不过而已。

生物钟令林如安不用闹钟也早早醒来。睁开眼那瞬间他有一丝惊恐,因为身处的环境太过陌生,长年的神经紧张让他甚至已猜想到各种最坏可能以及应对手段。接着很快他想起了前夜的所有。

另一张床上,那人依然沉沉睡着。

清晨,能转身就看见这人安静的睡颜,这样的画面,自己肖想了有多久了呢。

林如安找到眼镜戴上,以眼代笔,细细勾勒出这人的轮廓。很久之前他就觉得,程赞是能令人一眼就沦陷的品种……真是祸害啊。

程赞他眼窝比常人略深,鼻梁高又直,衬得眼眸更加深邃迷人,而嘴唇最是性感。他的五官颇为立体,线条凌厉。虽然还未形成成熟的男性气场,但那份三分邪戾的英气,怎样也掩盖不了。

比记忆中的面庞要更年轻,没有眉间深深的无奈,没了世故的打扰,没有那样多面具假笑……但是,果然啊,无论是哪个时候的他,都会让自己沉迷得无可救药。

林如安将头埋进被子里只露出两只眼睛,因为想遮住又逐渐升温的双颊。

昨夜羞耻的种种又一幕幕冒了出来。这一次,总该能让你记住我了吧。

小心翼翼‘偷窥’许久,终究还是认为暂时无法平常心对待醒来后的程赞,于是留了便条匆匆离去,还不忘将睡过的床还原整齐。

在楼底不期碰见了正要清晨出门的程敏雯。因为女人昨天也见到了自己的窘态,让林如安尴尬了一会儿,他微微抱歉地道:“您好。昨天给您添麻烦了。”

程敏雯好奇地盯着他,昨天没有细看,现在才发现这小孩很是清秀,面容精致又讨喜。小赞怎么会和这样的乖小孩有交集?他肯定会嫌这类人天真又无趣才对。

林如安感受到她打量的视线,只好解释:“昨天是有些误会,我和程赞并没有……”

“呵呵,”程敏雯突然想逗逗这个男孩,“小弟弟,告诉你,当被同性追的时候,逃到男厕是没有用的哦。”

林如安一愣,然后直视她微笑:“嗯,我知道了。”看女人没再说什么,便道别离开。

程敏雯注视着他单薄背影的目光里多了丝玩味。

那样的神情……是说,原本,你就是冲着小赞所在的方向逃的么?

5怨愤

瞿子轩很少像今天这样怨愤。即便他偶尔嘴损,在一众女生心中也仍是帅气多情的王子形象。而此刻走廊上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他的气势汹汹,快速经过的地方带起一小阵风,甚至他染成金黄微长的发也跟着飞扬起。

他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会议室的大门。“砰”的一声,正在开会的一圈人齐齐望了过来。唯一一人,居于上座,轻轻抬眸一瞥,不再理睬。

瞿子轩吼:“我找林如安!”

“这位同学,这里不是你想闯就能进的地方!如果有事也先请在外面等着。”这个冷静的声音并不是林如安,而是他旁边的一位女生发出,是学生会的副会长。“并且,请注意你的言行。如果不想被记上一笔的话。”

“……”瞿子轩气闷不知该如何反驳,狠狠瞪了一眼坐在最远处的林如安,猛地甩上门。

他就站在门口等。好几分钟后,学生会部员才一个个从会议室鱼贯而出。等人都走光,瞿子轩复才进门,反手关上。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love/ai21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