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爱情故事 > 正文

以蜗牛的速度爬向你

06-27 爱情故事

以蜗牛的速度爬向你

  幸福不需要太大的容器,蜗居里的幸福浓度更高。

  1

  那天上班时,周林突然从QQ上冒出来和我聊天。一年前,我们是同事,后来公司倒闭,他去了汉口,我仍然在武昌。

  以蜗牛的速度爬向你有人说距离产生美,似乎真的如此。同事时,我们仅仅是点头之交,说过的话没有超过十句,现在,他特别喜欢在QQ上和我聊天,留言,发搞笑图片。

  现在,他发来一张金光闪烁的图片,一棵正在往下掉金币的树。

  问他什么意思,他告诉我,他涨薪了。

  “那要请客。”我说。

  他说:“做我女朋友我就请客。”

  “你还真够贪心的,从前可看不出来。”我说

  “唉,为了请这顿客,我酝酿了多大的勇气啊。”他说,“当年我到公司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当时就怦然心动,直到现在才有勇气来告诉你。”

  “过了这么久,你不觉得太迟了吗?”我为难他。

  他发来一张图片,一只蜗牛爬向另一只蜗牛,上面有一行字,“同样的距离,我花的时间越长越能证明我的执著。”

  我笑了,我其实并不讨厌他,甚至还有点喜欢他,只是当时听说他有女友,没作非分之想。我传了一张羞红的脸过去,幽幽地说:“你怎么不早点说呢?浪费了一年的时间。”

  周林说:“彼时江湖动荡,朝不保夕,所以,我就计划着,等我混好了,一定要来追你。”

  “呵呵,那你现在算是混好了吗?”我反问他。

  他半晌无语。

  我想,我是不是残酷了点?可是,生活比我更残酷啊,我倒不是什么拜金女,但是,周林的条件也就和我差不多,都是从农村来到省城的漂二代,一切都得靠自己,难啊。

  还有一句话,更残酷,所以我没有打出来,我想的是:等你混好了,也许我被别人追走了。要知道,一年可以发生许多事的。

  哪需要一年,一个月甚至一天一分钟一分秒,都可以发生很多事。

  我正在想是否要和周林调侃,部长过来,让我把一份新楼盘奠基仪式的请帖送到邓氏集团的邓总。我上下班都经过邓氏集团大楼,那幢25层的深蓝玻璃围墙的大楼,神秘地耸立在湖边山脚下,让人忍不住想走进去,看看里面的景。

  办公室同事告诉我,邓总原是邓村村长,邓村位于城东郊,随着城市的发展,邓村渐渐地成了城中村,邓总将村里的几家企业合并成为邓氏集团,那几个企业并不赚钱,集团的主要业务就是出让土地,以及位于商圈中心的邓氏集团大楼的出租。邓村村民十年前还是菜农,现在一个个富得流油。

  现在,我进了楼,上22楼,见到了邓总,他接过请帖,让我坐下,问了我几个有关那天活动的问题,我一一作答。

  觉得我们公司怎么样?邓总突然问,我愣了一下,说,我特别喜欢你们大楼的蓝色玻璃外墙。

  他哈哈笑了起来,说,姑娘你真逗。

  我只是脱口而出,是不是说错什么了?我心里七上八下。

  2

  一周后,奠基仪式上,我和商务部同事身穿旗袍,肩披礼仪绶带,每个人手上托着一个盛着剪刀的盘子,等待嘉宾的剪彩。

  走到我面前从盘子里拿起剪刀的正是邓总,我礼貌地冲他笑笑,他也笑笑,说,丫头,冷吧?

  当然冷。十一月的风已经带着刺骨的寒意,何况我们穿着的都是开岔很高的旗袍,虽然贴身穿了毛衣毛袜,但还是冷。想自己辛辛苦苦读大学,可不是为做这盛典上的花瓶,但这也是工作,不做这,哪来一日三餐,如何孝敬父母?

  酒会结束,商务部负责送来宾离开,我送邓总走向他那辆黑色雅阁,邓总问我,丫头,有对象没有?

  没有。我脱口而出,想起了三天前周林在QQ上的暧昧追求,这几天忙,我没再上线,他也没有给我来电话,这种暧昧,也就只是个玩笑。

  邓总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说,这是我的儿子,邓阳。

  一个年轻男子正咧着大嘴开心地笑着。嘴真大,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他马上回来,他妈妈希望他一回来就结婚,男孩子结了婚就会定性。我看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合适他,愿不愿意跟他交往看看?

  我蒙了,怎么有这样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邓阳从小调皮,只读了个中专,我希望他上进,就送他到部队去,相信部队这所大学会让他有所长进。我和他妈都希望他能找一个大学毕业生,将来能帮他。

  我……我迟疑。

  不着急,你想一想,等他回来了,你们再相处看看。邓总说。

  那天夜里,我失眠了。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不可思议,我掐了掐自己,看是不是在做梦。

  这时,电话响了,是周林。他问我在干嘛,我说我睡了,在做梦。他就在那边大叫,懒虫起来,我发一张照片给你。

  这张照片我从没看过,两年前,单位组织去庐山玩,有一段路要在山涧中走,要爬过一块巨大的石头,我当时正在爬,脚下有些打滑,差点掉下来,周林在下面接住了我,他的手正扶在我的屁股上。那情景让我又好笑,又有点难为情。

  那天我一直跟在你的后面走,一路看你的背影。周林说。

  我的心扑扑跳,我承认我有点纠结。邓阳,素未谋面,却是嫁入豪门的机会,周林,认识一年才向我表白,不温不火,让人觉得舒服,但他却跟我一样穷。

  琳子,我准备买房了,买多大的好呢?他问我。

  你有多少钱就买多大的房子。我说。

  我想买个小户型,50多个平方米的房子够结婚用的。你看行不?周林说。

  蜗居啊。我说。工作后我一直与人合租,三室两厅的老房子,我和堂妹小纤住一室,另外两室里分别住着一对情侣、一对母子,这里的拥挤嘈杂让我对大房子无比向往。

  至少也要买个八九十平方米吧。我说。

  我以蜗牛般的速度爬向了你,你可不能因为我住的是蜗居而离开我。周林说。蜗牛很脆弱的。

  虽然都只是八字仅仅一撇的交往,有的时候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我把自己的困惑讲给正在准备考研的堂妹小纤听。

  和周林做普通朋友,要嫁还是嫁邓公子。小纤说。女人的出嫁是她的第二次投胎,嫁得好下半辈子的生活才有质量。她笑嘻嘻地说,如果你不要邓公子,把他让给我。

  我打了她一下,说,没正经。

  3

  周林约我周末和他一起去看房。

  我答应了,他凭自己的努力将在这座城市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多不容易啊,何况他真心要和我在一起,我把小纤也带上了。

  售楼部人头攘动,周林去排队拿号,我和小纤在看楼盘模型。没想到居然碰到了邓总,他的身边有一个年轻男子,那张大嘴占了脸的三分之一,大概就是邓阳。

  邓总看到我,说,丫头,你也来买房?

  是一个朋友买。我说,我庆幸周林不在我身边。

  你们也要买房?我惊讶地问。

  不是,我们是卖房。邓总说,这次拆迁,补给我们8套房子,我们要那么多房子干什么?所以准备出售,今天来看看行情。

  8套?!我被震撼了。

  是啊,我们原来的房子按面积补偿,所以就得到8套房了。邓总说。过了一会,他说,邓阳的奶奶生病,他就从部队赶回来看她。你有时间的话,明天晚上到我家来做客。

  哦。我不置可否,发现堂妹小纤呆呆地看着邓阳,我扯了扯她的衣袖,她才回过神来,扭过头去,装作去看沙盘里的楼盘模型。

  那边周林叫我们过去,我们就与邓总告别了。

  小纤,你怎么一个劲儿地盯着人家,太失礼了。

  姐。小纤看着我,她的脸色异样,有疑惑,还有愤怒和恐惧。

  怎么了,你认识他?

  她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我一把扯着她的胳膊,来到人堆外。

  小纤说,我记得他的那个大嘴巴。真的。

  然后,她给我讲了三年前的一件往事。

  三年前,小纤在邓村附近的一所大学读书。学校是新校区,宿舍不够,很多学生在外面租房子,小纤也和同学合租了一间民房。

  “有一天夜里停电,我突然被一个声音惊醒,同室正在和一个黑影扭打,发出可怕的尖叫。我的枕头下有手电筒,于是我打开,然后看到了那张脸,那张脸跟刚才的那个男孩很像很像。”

  我呆住了。“你肯定?会不会搞错?”

  “我不能百分百肯定,但是,太像了。我们后来再也没敢住在那,但是我的同学却因为受刺激最后退学。姐,你还是找人打听一下吧,邓家公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点了点头。

  4

  六度理论说,你想要认识一个人,最多经过六个人就可以做到。事实上,转个身也可以做到。

  周一下班后,我犹豫是否要去邓总家,昨天他是向我发出了邀请,但如果小纤说的是真的,我不是自投虎口吗?

  公司班车经过邓氏那幢蓝色玻璃大厦,我对坐在我侧面的同事说,这楼真气派。

  他说,那是。

  那邓总不说是亿万富翁也是千万富翁吧。我随口说道。

  他说,具体我不知道,不过,他家儿子什么事都不干,一个月光零花钱就一两万。就是太舒服了,结果犯了事,他老头多方打点,才没有被关进去,还送他到了部队。不过,我相信这家伙迟早还是会犯事的。

  你怎么知道?我惊讶地问。

  我表哥曾经是他家的女婿呀。他家的女儿才三十岁就已经结过三次婚了。我表哥是第二任前夫。他笑着说。后来表哥总结说,那是一段与狼共舞的日子。

  原来如此,我没有再吭声。

  这时,我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周林发来。他说,“亲爱的,我今天交订金了,和我一起分享那个五十平的蜗牛壳吧,我承认它是真的小了点。”

  我回复他,“真正的幸福并不需要太大的容器,在小的容器里,幸福的浓度可以更高。”

  “太好了,那晚上我们一起庆祝吧,庆祝从今天开始,我是一只有了壳的蜗牛,也是一只负着房贷的蜗牛。”

  “好的,我正在以蜗牛般的速度移向你。”

  我没有撒谎,因为,你知道,就像房价必然上涨一样,这个城市每天晚五点半必然堵车,不过,有爱相伴,不着急。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love/ai2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