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感人美文 > 正文

三个男人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不要舔那里了好酥

06-20 感人美文

三个男人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不要舔那里了好酥好嘛,替嫁嫡妃:太子不准碰本宫

一旦深爱,又如何能干干脆脆的放下?她不是圣人,只是个柔弱女子!

月华如水,痴痴照在她绝美的容颜上,一寸寸温柔的抚摸……

三个男人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不要舔那里了好酥好嘛,替嫁嫡妃:太子不准碰本宫

突然,她隐约感觉到空气中有烧焦的柴火味道,奇怪,这大半夜里,谁会烧火做饭?睡在外间的rǔ娘也醒了,快速的点起灯,走过来不安的问,“夫人,什么味道?奴婢去看看。”

海清韵点了点头,心却跳的更厉害,且越来越不安……

rǔ娘举着油灯,推开门想要出去,却发觉门上挂着一把大锁,她摇了几下,根本无法打开。与此同时,屋外的火苗已经蹿起,“腾”一下子冒得老高,迅速的蔓延开来。

“夫人!着火了……”rǔ娘大惊,好端端的房门怎么被人锁了?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火?她喊叫了几声,可屋子外一个人也没有,下人房里伺候的那些丫鬟们,都莫名其妙的没了踪影。她预感着大事不妙,踉跄着跑回内屋,“夫人……”

海清韵也看到了突然冒起的大火,她很快就冷静下来,急忙叫着纳兰若雪,一面吩咐rǔ娘,“你快去看看窗户可还好?”rǔ娘摇晃门板的时候,她就听见了,铜锁的哐铛声冰冷刺耳,也让她的心沉入谷底,怕是有人想要她们母女的命!那窗户,可能也没了退路吧!

果然,rǔ娘不大一刻就跑了过来,挥着烟雾咳嗽着道,“窗户被从外面钉死了!”

海清韵心中一沉,看着满屋的浓烟,眸光渐冷。窗户都钉死了,她除了昨日去了锦姨娘的院子外,平日哪里都没有去过。这窗户,怕是昨日有人特意钉的吧!

“雪儿,醒醒!”她用力摇晃着女儿的胳膊,看她睡得沉就二话不说抱起她。“奶娘,你去找些湿帕子捂住口鼻,我们去后窗!”屋子的后面是一个荷花池,从哪里跳下去,起码可以生还。

三个男人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不要舔那里了好酥好嘛,替嫁嫡妃:太子不准碰本宫

奶娘忙摸索着去了,屋子里的浓烟越来越多,火势也渐大,一人多高的火苗,肆虐着蹿进屋子,窗帘着了,门口的桌子着了,一根烧红的横梁掉了下来……

“咳咳……娘!”纳兰若雪睡梦中被浓烟呛醒,还没睁开眼,就迷迷糊糊喊了一声娘。海清韵忙拿帕子捂住她的嘴,三个人躲闪着不断掉落的火星断木,跌跌撞撞走到了后面的窗子边。后窗比较高,rǔ娘已经放好了一个梳妆台,站上去勉强能爬上窗户。

后面的火苗已经快烧到她们身边,温度炙热的让人晕厥,可她们都咬着牙坚持,不为了自己,为了怀里的小若雪!海清韵让rǔ娘先走,她不肯,使劲在下面推着她们母女。海清韵无奈,她知道再推此下去,三个人谁也活不了!深深的忘了rǔ娘一眼,自己先一步爬上去,又接过女儿,看了看rǔ娘,连着催,“我们先跳,你赶紧上来!”rǔ娘哭着点点头,海清韵一咬牙,抱着女儿跳了下去。

“扑通”一声,水花四溅,深秋的塘水,冰冷袭人,巨大的冲击力将小若雪沉到塘底,海清韵摸索了好一阵子,才找到她,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她抱到岸边的荷叶下,看她只是喝了几口水,放下心来,刚藏好,就看到rǔ娘露出一个头,她心中一喜,却在喜悦还没散开时,只听哗啦一声巨响,整间屋子都塌了!rǔ娘也在巨响后,没了踪影……

三个男人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不要舔那里了好酥好嘛,替嫁嫡妃:太子不准碰本宫

海清韵死死咬住嘴唇,泪却怎么也止不住!rǔ娘是若雪一出生就找来的,一只对她们母女忠心耿耿!若雪吐出几口水,咳嗽了半天后缓过劲来,她也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满天的火光……幼小的她,甚至还没有从睡梦中缓过来,就被眼前的惨状吓傻了!

海清韵一直紧紧的抱住她,用自己的体温,给她送去一点点温暖。“雪儿乖,不要出声!”锦芬既然做了这么严密的安排,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害死她们母女的机会。果然,她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四周的脚步声纷乱的跑过来,也没有人开口,就是在荷塘里挨个搜查着。

小若雪的身子在瑟瑟发抖,海清韵一手抱着她,一手捂住她的嘴,怕她忍不住出声。荷塘不算小,隐隐约约有十几个人在搜查。有一个丫鬟慢慢的朝她们这边走过来……

池塘的淤泥很软,踩压的时间长了就往下陷。海清韵不敢动,只好看着自己和女儿的身子慢慢,慢慢的往下沉……水快淹到若雪的嘴巴,她使劲抬高,还是喝了一小口,嗓子有些难受,她轻轻咳了一声……

尽管她刻意忍着,让声音发到最小,还是被人听到了!海清韵瞪圆了眼睛,她看到那个丫鬟快速走了两步,手中的棍子,飞快的拨拉着池塘边的荷叶。棍子越来越近……

海清韵眼中的绝望越来越多,她反正心死了,早死晚死无所谓。可是,她的雪儿不同,她才只有五岁,她美丽如画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不行,她一定不能让雪儿有事。海清韵看了眼女儿,无声的对她笑笑,迅速的拔下头上的发簪,死死攥在手里,看着那个人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第三章

纳兰若雪很清晰的感觉到了母亲眼中的恐惧,她也知道是自己没忍住咳嗽了一下,才让娘亲这样害怕!小小的她也在一瞬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她知道以娘亲惊恐的程度,就是有人要她们母女的命……

岸边的脚步慢慢的靠近,拨拉在水中的棍子轻轻搅动着水面。一叶青荷被挑开,露出母女俩狼狈不堪的苍白脸色。海清韵无声的瞪着,嗜血的目光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岸边的女子,桃红的衣衫,俊秀的模样,她想起来了,是锦姨娘院子里的换草!换草愣愣的看着,忘了呼叫。

海清韵也定定的看着她,手中的银钗攥的更紧,只要她一有动作,这珠钗就会毫不留情的刺破她的咽喉。

三个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对持着,直到小若雪下巴上的水珠滴落到水里,“滴答”一声!原本轻微的不能再轻微的声音,却在此刻显得尤为突兀!

换草的眼睛眨了一下,嘴动了动……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meiw/w2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