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感人美文 > 正文

数学之王苏步青:与日本妻子樱花之恋步步相依

06-23 感人美文

数学之王苏步青:与日本妻子樱花之恋步步相依

他是数学之王苏步青,留学日本时与异国的她相识相恋,冲破重重阻力后最终喜结连理。为了报效祖国,他放弃大好前程回国,而她亦步亦趋紧随其后,她说:“我爱你,连同爱生养你的那片土地。”为了守护他,她离家43年后才踏上归乡的路途,相守六十载,他们一生相依,步步相随……
 
情定日本,
 
数学之王苏步青:与日本妻子樱花之恋步步相依教授千金恋上穷学生
 
1902年9月23日,苏步青出生在浙江省平阳县雁荡山区腾蛟镇的一个村子里,他从小就喜欢读书,但因为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家境贫寒不能上学,每当放牛回家,他总会偷偷跑到私塾去偷听。直到9岁那年,父母省吃俭用想尽办法把他送到一百多里以外的学校去上学。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但一开始对数学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因为对他来说,数学太简单了,根本不用努力就能轻而易举地学懂。
 
1915年8月,苏步青考入了设在温州的浙江省立第十中学。那时,学校来了一位刚从日本东京归来的数学老师,这位姓杨的老师一边教课一边给学生们灌输科学救国的思想观念,而数学无疑是科学的一门重要内容。老师慷慨激昂的话语让苏步青受益匪浅,也茅舍顿开。当时的中国,弱肉强食,世界列强都在科学发展下依仗船坚炮利企图蚕食中国,苏步青觉得自己作为中国人,有责任学好数学来报效祖国。于是,他慢慢迷恋上了数学,并显示出惊人的天赋来,深得校长赏识。
 
1919年9月,苏步青以全校第一的成绩中学毕业了,在校长的资助下,怀揣着200块银元奔赴日本留学,进入东京高等工业学校电机系学习。异国他乡,虽然倍感孤寂,但优异的学习成绩还是为苏步青赢来了很多自信。1924年春天,苏步青又被著名的仙台东北帝国大学数学系录取,也就是在这里,他邂逅了一生相依的爱情伴侣——松本米子。
 
在这所名校里,他是数学系唯一的中国留学生,并且年年都能拿到第一名,同时,他还有一些研究课题在进行,自然地,他成了学校的名人。1925年春的一天,仙台的樱花开得正好,苏步青正在宿舍里写一篇研究论文,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木屐声,随后传来了他一个朋友的声音,门被推开后,朋友的身后站着两位亭亭玉立的女子,一个是朋友的未婚妻,一个就是松本米子。第一次见面,苏步青给松本米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穿着一身打着补丁的衣服,人虽然瘦小,但知识渊博,健谈且很有精神。交谈中,苏步青也了解到松本米子的父亲是大学教授,而她自己也精通插花、书法与茶道,还爱好音乐,尤其是弹得一手好古筝,是人尽皆知的美女和才女。这次见面,米子的文雅与美貌在苏步青的心里就打上了永久的烙印。
 
当时追求松本米子的男生很多,曾有一个夸张的说法:追求松本米子的男生可以从仙台排队到东京。而在苏步青的世界里,除了酷爱的数学之外,他的生活中又出现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追求米子。本来不爱古筝弹奏的苏步青开始找各种借口去听古筝,而最终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多看米子几眼。在悠扬的古筝声中,苏步青与米子的情感距离越来越近,面前这个才华横溢但贫困交加的年轻人,米子的心中也爱意渐生。后来两个人经常花前月下携手而行,谈的话也多了。有一天米子问苏步青:“你为什么这么拼命地学数学呢?你真的觉得那有很多的乐趣吗?”苏步青回答:“中国的发展需要数学。起初我确实觉得它没有听歌、跳舞有意思,但当你把数学同国家的命运联系起来,你就会发现这是一个多么丰富并且诱人的领域。”这使米子看到,苏步青是一个有责任有抱负的男子。
 
一开始,他们的爱情是秘密进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他们的恋情成了学校公开的秘密。有人为他们祝福,当然也有人对米子说:“他就是一个中国乡巴佬,家里又穷,你跟了他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但米子不为所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誓将这份跨国恋情进行到底。为了不影响他的情绪,也为了防止其他男生的纠缠,他们决定结婚。
 
然而,正当他们的爱情之花绚烂绽放之际,却遭到了米子的父亲松本教授的强烈反对。教授并非瞧不起苏步青,相反他心底还很欣赏优秀的他,只是在当时的日本,很多日本民众还是鄙夷中国人的,何况米子的二姐也曾嫁给了一个中国留学生,可婚后去了中国湖南再也没有回来。教授本就最疼爱米子,想到最终又要失去自己的掌上明珠,松本教授扬言绝不同意。还好的是,米子的母亲是一位善良的日本家庭主妇,她相信女儿的眼光,也觉得苏步青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于是经常给贫困的苏步青缝缝补补,给予了这段感情满满的祝福。面对父亲的坚决反抗,米子依然不管不顾地要把终身托付给苏步青。最终,由于米子的坚持,还有苏步青的真诚与才华,出于对女儿的爱,松本教授终于松了口,选择了妥协。1928年5月8日,这对异国恋人终于喜结连理,松本米子也自此改夫姓为苏米子。
 
风雨飘摇,
 
你去哪里我跟哪里
 
婚后,米子全身心地做起了家庭主妇,为了让苏步青全心专研,她甚至把自己的很多兴趣都荒废了,只留下茶道和插花。泡茶是为了让他专注工作,插花则为了满足他所处的环境生活。里里外外,她成了他的影子般忙碌着。米子知道丈夫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照顾他的生活就成了她全部的重心。每当苏步青深夜还在演算、研究,她便轻手轻脚为丈夫端来一杯香茶或是牛奶。结婚不久,苏步青就在一般曲面研究中发现了四次(三阶)代数锥面。这一成果在国际数学界引起巨大反响,被人称为“苏锥面”,可以说这是幸福婚姻的结晶。
 
一年后,他们生下了一个女孩,此时的苏步青已经成了日本乃至国际数学领域里知名的人物。东北帝国大学向他发出聘书,岳父母一家也都希望他能留在日本安稳工作,可功成名就的苏步青心里一直有种强烈的愿望:我要回到祖国去。但一想到要离开妻子和孩子,他心里又犯了难,于是精神不振,茶饭不思。一天吃过晚饭,从不吸烟的苏步青在抽闷烟,细心的米子很早就发现了丈夫的异样,一开始以为是学术方面出现了困难,后来,她实在忍不住,便问苏步青发生了什么事。面对妻子关心的询问,苏步青一股脑地把心里话全盘托出。说完,苏步青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妻子激烈的反应,让他没想到的是,米子没有哭泣,也没有责备,反而鼓励他说:“我支持你的决定,我是爱你的,而你是爱中国的,因为爱你,所以我也爱中国。不过你要回到我们都爱的地方去,我无论如何也要跟着你。”一番话,说得苏步青感动万分。有了米子的支持,苏步青决定一个人先回国看看。
 
分离的车站,米子抱着女儿有些不舍,但为了不让苏步青有后顾之忧,她笑着说:“我相信你一定会有大作为的,我也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尽快团聚,从此再也不分开。”苏步青明白妻子的用意,一路上,他暗暗发誓,一定尽快完成妻子的心愿。
 
本来想大干一番,然后尽快接妻儿团聚的苏步青遭遇到了尴尬的现实。他在浙江大学的条件与在日本的待遇简直天壤之别,虽然是副教授,可连续四个月没有拿到一分钱,要生活,就必须当东西维持生计。为了养家,苏步青只好打算再回到日本去。
 
苏步青要走的风声很快就传到了浙大校长邵裴子耳中。这位惜才如命的教育家当夜就敲开了苏步青的房门:“不能回去!你是我们的宝贝……”邵校长情急之中,这话脱口而出。苏步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千真万确,你是我们的宝贝!”邵校长激动地说。就是这句话,神奇般地把苏步青回日本的打算冲得烟消云散:“好啦,我不走了。”几天后,邵校长亲自为苏步青筹到1200块大洋,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到放暑假时,有了点积蓄的苏步青便到日本接来了妻儿。
 
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苏步青和米子在中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就受到了波动。这年“八·一三”事变后,日本飞机在上海和江浙一带狂轰滥炸,浙大的环境非常危险。校方连夜开会商议,决定搬迁。中午,苏步青正在系里收拾东西,突然一个邮差送来一份特急电报。苏步青打开一看,上写短短几个字:“帝国大学决定再次聘请苏步青回校任数学教授,待遇从优。”苏步青愤愤然道:“你们侵略了我们的国家还想叫我去?”他气得脸色发白,决定不予任何回复。
 
几天后,日本驻杭州领事馆一个官员找到苏步青家里。苏步青刚好不在,那个官员以为米子是日本女子应该好拉拢,就说:“作为日本人,不知夫人是否愿意来领事馆内品尝自己家乡的饭菜?我们竭诚以待。”米子当即拒绝说:“我自嫁给苏君,已过惯了中国人的生活,吃惯了中国人的饭菜。”来人只得悻悻而回。面对不停地被游说,夫妻二人决定尽快搬家。就在此时,他们又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的特急电报,米子父亲病危,让他们速回。因为牵扯到国家的问题,苏步青不能回去,但他希望妻子能独自回去见父亲一面,可米子低头沉思了一下说:“我不回去,无论如何,我跟着你,永远跟着你!”
 
迁徙开始了,苏步青挑着担子,一头装着书籍和教案,一头放着年幼的孩子;而米子一手提着简单的衣物,一手牵着年纪稍长的孩子。徒步而行,风餐露宿,他照顾着她,她紧跟着他,一步都不敢分离。由于路况不好,加上交通匮乏,他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徒步而行,因为孩子多,所以他们一家特别的进程特别艰难缓慢,但尽管如此,苏步青和米子依然微笑着扶持着,因为在一起就是幸福。
 
经过二千六百多公里的长途跋涉,他们到达贵州遵义附近的湄潭,建立了临时校舍。当时的生活十分困苦,苏步青出世不久的儿子因营养不良夭折了。手捧着儿子的尸体,米子伤心不已,但坚毅的性格让她没有发出一句抱怨。当时苏步青身为数学系主任,连一件完好的衣服也没有,经常穿着一身满是补丁的衣服上讲台。当他在黑板上画几何图形时,学生们对着他的背指指点点:“看,苏先生衣服上的三角形、梯形、正方形,样样俱全,还有螺旋曲线!”这事让米子知道了,她觉得自己没有尽到一个妻子应尽的职责,于是就把外婆送给自己作结婚纪念的玉坠子当了,给苏步青添了一件新衣服。苏步青惊讶不已:“你怎么能为了我的衣服,当掉那么贵重的东西?快赎回来!”米子却甜甜地笑了:“我不想让我的丈夫受到任何委屈。”
 
从建德到吉安,再到泰和,然后辗转到遵义,拖家带口七个人,历尽艰辛,尝遍了战乱之苦,最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全家重回杭州才安定下来。战争是残酷的,但战火的洗礼,也让他们的感情愈发深厚。
 
一生相依,
 
谱唱数学王国的世纪恋曲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人口不断增多,家里经济状况也不太好。为了节省开支,让苏步青安心工作,让孩子们健康成长,米子精打细算,对自己到了苛刻的地步。此后的几十年里,她竟然没为自己添置过一件新衣服。即便如此,她也不觉得苦,因为只要有他在,一切都是美满的。
 
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闯进苏家,他们的家庭被闹得天翻地覆,并且,苏步青要一次次被拉上台批斗,自尊心极强的他想到一死了之,但孩子们拉着他说:“为了妈妈,您一定要挺住。”苏步青知道米子这些年为自己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万一他去了,让她独自抚养几个孩子,她又怎么能熬得下去呢?不行,他要成为她的精神支柱,不能轻易被打倒,他点头答应了孩子的请求,最终全家人一起挺了过来。
 
1979年,生活逐渐有了明显的提高,但米子因为多年操劳,身体每况愈下。一个周末,苏步青盯着她心疼地说:“孩子独立了,给自己也添几套衣服吧。”米子微笑着摇摇头,一副有他万事足的模样。苏步青抚摸着她的手继续说:“这么多年,你也该回去看看了。”米子一脸不解,他轻拍着她的肩头说:“我说的是日本,你的家乡……”还没等苏步青说完,米子的眼圈顿时红了,然后伏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是啊,自从跟随他来到中国,她竟然阔别了43年,她融入他的生活,热爱着他的祖国,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日本人,等真正要回去时,她百感交集。后来,在苏步青的极力催促下,米子才勉强添了两套新衣服。穿着新装回到阔别43年的故乡,这是她从1936年随丈夫来到中国后第一次重新踏上故国的土地啊!
 
苏步青说过,他这辈子所有的学问和成就,一半是夫人给的,他的话一点都不过分,一点都不夸张。米子夫人是在1981年因患多发性骨髓瘤,卧床不起后,送入长海医院治疗的,米子的病情进入晚期后,疼痛加剧,有时便听一些日本民谣来解除痛苦。但她仍是强颜欢笑,反转过来劝慰苏步青。在苏步青的心里,有一件事情,使他终生不能原谅自己,那就是米子一生竟没有去过北京! 苏步青自从1954年12月当选为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以后,前前后后,去北京的机会总有上百次,米子一次也没有随行。起初,是因为孩子小,家务忙无法同行,及至孩子一个个长大后,她却已病魔缠身,无法再去了! 1986年,勤劳一生的米子静静地离开了人世,享年81岁。生前,她照顾着苏步青,守护着一家老小,临去前,她嘱咐丈夫不要伤心,要好好活下去。按照米子的临终遗愿,苏步青活过了百岁高龄。米子不在的日子,苏步青把她的照片时刻带在身上,他说:“我深深地体味着‘活在心中’这句话。”
 
米子离世后,每到春风吹拂、大地新绿之时,苏步青老人总会凝视着居室里夫人留下的妆匣、古筝,久久地沉浸在对她的深切思念中。在十多年不倦的追忆中,这位爱好诗词的数学大师曾写下多篇诗词,表达自己对夫人永恒不变的恋情。1997年春,在“《苏步青业余诗词钞》赠送仪式”举行前,在华东医院的病房内,这位95岁高龄的老人深情地吟诵道:“人去瑶池竟渺然,空斋长夜思绵绵。一生难得相依侣,百岁原无永聚筵。灯影忆曾摇白屋,泪珠沾不到黄泉。明朝应摘露中蕊,插向慈祥遗像前。”这实在是发生在数学王国里的一宗感人至深的世纪恋情,一曲在时间跨度和表现形式上别无二致的人生绝唱! 2003年,带着对米子的怀念,还有对重聚的渴望,苏步青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段历程。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meiw/w2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