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用力舔,别停下来用力插,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

06-13 心情随笔

用力舔,别停下来用力插,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乔迟卿一僵,条件反射的觉得这是柯译崇给她的警告。她稍稍回了下头,正撞进他不耐的眼睛。

乔迟卿硬着头皮继续走,却发现夏诚车里已经坐满了人。

用力舔,别停下来用力插,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啊啊啊……你们上来干什么,说好只载美女的……”夏诚悲痛的拍打着方向盘。

乔迟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

古镇依山傍水,庐舍鳞次,河岸边生长着年代久远的香樟树,美得简单、淳朴。

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却并不多着名,甚至可以说是冷门。乔迟卿在来之前,都不知道辽安市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几人沿着老街闲逛,或许是少有游客踏足,商业化氛围不浓,一部分明清留下的建筑显得有些破败。

乔迟卿拐进街口的一家老店,极具民俗风情的饰品琳琅满目,她随意的挑了枚戒指戴在无名指上。

用力舔,别停下来用力插,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柯译崇倚在她身后的架子上,默不吭声的睨着她,然后就听她小声嘀咕,“我的手真是白嫩啊……就是指甲缝里有点黑。”

柯译崇嘴角抽搐了一下。

“小姐,这个鸢尾戒指是一对的哦。”店主人是个中年胖子,面容和善,笑呵呵的迎上前,“看三位是外乡人,我跟你们介绍一下。明天镇里有篝火晚会,到时候年轻男女都会盛装打扮,合眼缘的就在外边夜宿一晚,一晚过后,互相满意的话就会结成亲事。”

乔迟卿连连点头,她觉得婚前验货的习俗很明智,毕竟性生活的和谐是非常重要的。

用力舔,别停下来用力插,把我抱到办公桌上舔我—为了从密室里逃脱才不得已被你啪啪啪

“所以说,您要是看重这款戒指,现在买来送男朋友是最合适不过的。”店老板在话的末尾点明主题。

孙艾然心里一动,挑了一个精致复古的眉心坠佩戴在额头上。她是瓜子脸,五官很淡,戴上之后多了几分妩媚文雅的气韵。

柯译崇瞧着镜子里的她,欣赏的微微点头,“你戴着很漂亮,我买下来送你。”

他语气稍顿,扭头看向乔迟卿,又移到她手上的戒指,声音低沉了下去,“如果你喜欢它,我也可以把两只都买下来。”

竟然这么慷慨……

乔迟卿愣了愣,随即心领神会。

柯译崇本意是想替孙艾然买篝火节礼物,但又碍于她在边上,才不得不顺带连她的一起付钱,也好显得公平些。

怪不得眼神突然那么奇怪。

见她迟迟不说话,柯译崇捡起另一枚戒指,攥在手心里,唤道:“老板,付账。”

出了门,柯译崇显得心情不错,嘴角抿着丝笑意,还主动给孙艾然买了甘蔗汁和青团,连乔迟卿也有份。

乔迟卿跟了几步,决定不当这个电灯泡,摆摆手说:“你们逛吧,我去别的地方看看。”

柯译崇正在一家店外等孙艾然买遮阳伞,闻言回过头,乔迟卿已经不见了。

乔迟卿独自一人漫无目的在街头游荡,槐栗镇不大,没有遍地开花的商铺,风景看来看去也就那样。她很快在湖边的廊架下碰见了时复他们一行人。

“怎么就你一个人?”贺宜桐东张西望,“我表哥和艾然呢呢?”

“我觉得他俩在谈恋爱,我呆在旁边很寂寞。”乔迟卿双眼无神,“而且我怀疑我再不走,柯总会怼我。”

“没看出你还挺有眼力见啊。”贺宜桐和孙潮微妙的对视了一眼,“不管他们了,让他们两人世界腻歪去。乔乔,你和我们一起。”

他们在人迹寥寥的古道上漫步,古朴宁静的小乡镇很容易让人滋生出温柔的情愫,几个年轻男女在短短两小时里已经发展出让人插足不进的默契。

“为什么我会被排斥在外啊……难道我不是可爱的小女孩吗?我可是熟练掌握很多年轻人喜欢的话题啊……”乔迟卿默默的吐槽。

等她回过神来,已经与众人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却发现时复就站在不远处。

他安静的时候很像一尊神像,皮相绝佳,无悲无喜,融入到了的灰墙黛瓦、舟影波光的水乡古貌中。

乔迟卿觉得如果拍下来po到微博,一定能让她粉丝破万。

她找好角度,按下了拍摄键。

时复显然已经察觉到了,但他没有说破,“饿了吗?他们说前面有条小吃街,一起去吧。”

乔迟卿耳根一热,轻轻点头。

时复站在原地没动,看来是在等她。

乔迟卿觉得自己很没出息,居然有点受宠若惊。

并行走着,乔迟卿眼睛都不知道该朝哪瞄,她低声说:“你们不像是来旅游的。”

时复点点头,“嗯,我们是来工作的。”

来菩葩岛工作?难道是开发商?

乔迟卿正在思索,时复的步伐忽然越来越慢。

怎么了?

她疑惑的扭头看他。

时复眼神落在她身后,一触即收,僵硬的侧过身子。却又禁不住看向她,舔了舔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乔迟卿更迷茫了,难道他想上厕所?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mood/12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