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扶校花的腰深入体内冲撞

06-13 心情随笔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扶校花的腰深入体内冲撞|我终于睡了我暗恋的人

“啊,啊!别,别…"姗姗在他怀中挣扎起来,想摆脱按在自己突起如三、四月孕妇一样的腹部上的手。那手微热而干燥,骨节分明又略微粗糙,触碰到自己的肌肤,带来微麻的触感。姗姗摆脱不掉。

“今天肚子怎么这般鼓胀,不过…舒服吗,小骗子?"男人说着把姗姗放在一处卧室的床中间,站起来打量着少女。此时少女似是乏力的闭上双眼,睫毛微颤,一丝唾液从嘴角流出,自己却尚且不知。“舒服…呵,舒服极了”少女低声回答,微微抬起腿,得以让下半身在床垫上摩擦,来舒缓频繁高潮所带来的失控感。“呵,这般舒服不若赏你与刀哥做一对狗夫妻,也算是成全你们”男人随之上床用身躯和双臂将女主控在身下,“没想到你还能从地下室跑出来,还挺能耐的,怎么不继续跑啊?"低头看见少女不算丰满的胸部上面那两点粉红刺激着自己的双眼,于是本能的张口含了上去,用舌头打着圈围着发硬的红樱舔舐,衬托着那块的肌肤越发水润亮泽。

“嗯…帮我,求你帮我,把那玩意儿取出来…我受不了了,我到极限了,呃…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它操了我一上午没停过,够了,你们不要太过!"少女对男人的嘲弄似是未闻,身体抖动中又是到了一个高潮,终于忍不住张口哀求。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扶校花的腰深入体内冲撞|我终于睡了我暗恋的人

“我以为你很享受呢,这可是按照你喜欢的人的尺寸做的,你不喜欢吗?口是心非的小骗子,罢了,我就帮你取出来,这么一个小美人,玩坏了可不好。”男人笑嘻嘻的把手探到少女身下,几番摆弄解了少女腰间的束缚,松了那贞操带的解,继而抱起少女又朝浴室走去,将姗姗半个身子抱在浴池外,让少女两腿搭在浴池边上。男人一手托着少女的臀部,一手伸在穴口摸到了按摩棒露在外面的手柄,黑色的按摩棒将少女的私处撑大,露出本来藏在两片肉瓣处的小肉核。这按摩棒恰有一处正顶着那小核震动,本来小小的肉核现在已经充血肿胀,给予少女不断的快感。男人恶作剧般将按摩棒又往小穴深处顶了顶,“嗯,夹的好紧…”

“别…啊…尿出来了…”姗姗因为刚才的顶弄,那按摩棒正好一下子戳进子宫里去,因为那按摩棒做得很深,本来已经一上午都在里面那张小口出研磨,现在已经把那小口操软了,所以男人一按,就一下子进去一个头,少女再也受不了此番刺激,身体因为频繁多次的高潮失控,失禁尿了出来。

“你醒了?”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扶校花的腰深入体内冲撞|我终于睡了我暗恋的人

姗姗睁开眼,晃荡着想从床上坐起来,转头看见让自己失禁昏迷的罪魁祸首,那个男人。

“你好,我是戚华。”面前这个男人露出白灿灿的牙齿朝她一笑,并且扶住她的肩膀,帮她坐起来。

姗姗感觉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可以确定的是下面被清理干净,并且似乎上了药膏,清凉的感觉自己并不反感。虽然那恼人的按摩棒被拿走,子宫里之前灌的满满的狗精也被清洗排泄干净,但是小穴里那种涨意以及仿佛还有一根按摩棒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的感觉提醒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老头不停的揉搓我的乳,扶校花的腰深入体内冲撞|我终于睡了我暗恋的人

姗姗沉默不语。

如果有可能,她也许会痛哭一场,但是不是在这个陌生的房间,以及对着这个对自己昏迷前进行淫辱的男人。但…比起前两天,昏迷前他的所作所为…也算不上什么。

“你知道为什么要叫你小骗子吗”戚华对姗姗的沉默不以为意,“你不是钟铭的女朋友,你是谁?”

姗姗面无表情,“我就是钟铭的女朋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最好希望自己不是他女朋友,否则你还关在地下室,前几天对你的所作所为我表示抱歉,可惜也是你谎称自己是钟铭女朋友的代价。”戚华恶意的一笑,“还记得那只小狼狗,滋味如何?”

“是你!为什么这样对我,钟铭会找到这儿的!”

“你不觉得如果他来早就应该到了吗?”男人不受威胁,毫不在意说。

姗姗发现不对劲是钟铭跟自己告白过后,让她乖乖在车里等他,一会儿送她去舞蹈室,然而自己却在车上睡着了。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光线很暗的房间里,除了地上的地毯周围什么东西也没有,“水…”文姗姗发现在自己嗓子沙哑的厉害,自己好像发烧了,脑子烧的晕晕乎乎,身上的燥热简直像一把火要把自己烧个干净,“好热…嗯…”姗姗用脸使劲贴在地毯上,期盼地上的凉意可以带给自己一丝清醒的感觉,但是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身体里的火焰愈燃愈烈。

“好痒…嗯…谁来帮帮我…好想要,想要大肉棒…”姗姗自己将身上的牛仔裤蹭下,一只手伸进双腿间,对可怜兮兮的开始吐水的小穴进行安抚。食指和中指探进去寻找那个小小肉核,对它进行挤压,揉搓。姗姗并紧双腿将自己的手夹住,让中指开始模拟性交的动作,在小穴里进进出出。另一只手无意识的抚上自己的乳房,按压揉弄。“嗯,不够…好想要人粗鲁的对待,呃…”

姗姗脑子再不清醒也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阴了,被下药了,但现在她无暇顾及这些。自己快被身体的欲望所吞噬,现在她格外希望有人能填满她,满足她。

“呵…真是个小荡妇…”

姗姗听到有人在笑,她看不清楚,也听不明白,“好难受…我好难受啊…”

“乖一点,我会给你满足”男人缓慢说出邪恶的话。

然后她就感觉到另一具散发热量的躯体,靠近自己,努力睁开眼睛瞧去,竟然是一只狼狗!

那狼狗竟是似通人性,那竖瞳盯着姗姗双腿中间,发出低沉的轻吠,四肢蓄势待发的磨蹭着地毯,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去吧,这是我赏给你的小母狗。”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mood/1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