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心情随笔 > 正文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m最痛苦的惩罚,情欲

06-27 心情随笔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m最痛苦的惩罚,情欲濑户内海(乱伦高H,NP,清新罗曼)

春天撑着腮,默默叹气:自己也不想只做个花瓶的啊!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m最痛苦的惩罚,情欲濑户内海(乱伦高H,NP,清新罗曼)

她环顾了一下客房,宽敞的和式房间装修得精致典雅,露台和卧室之间是一扇巨大的透明玻璃窗,透过窗子可以看到宽敞得像是游泳池一样的温泉按摩浴缸。

而浴缸,竟然是正对着房间里那台巨大的液晶电视的!

这么高档的地方她还没住过呢!

算了,花瓶就花瓶吧!掌管家业什么的,交给哥哥去做就好了。

春天于是抛开那些有的没的想法,安心地给自己放了满满一浴缸的热水——水是直接从后山的温泉里引过来的,还带着淡淡的硫磺味儿。电视机也打开,放了她最爱的娱乐节目。她甚至从冷柜里取了冰块和高脚杯,倒进去麦茶,装作香槟的样子放在浴缸边上,一边看着电视节目一边细细品着。

真有种富家千金的氛围。

温泉泡得舒服极了,骨头都酥了一样。天擦黑时,春天已经是泡得浑身发热,头上顶着块浸了热水的湿毛巾趴在浴缸边上,眯着眼睛地盯着屏幕里光鲜亮丽的明星们。

忽然,一个声音居高临下地在头顶响起。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m最痛苦的惩罚,情欲濑户内海(乱伦高H,NP,清新罗曼)

“我说家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呢,原来你跑到这里来寻开心了?”

春天一抖,干巴巴笑着抬头。果然,是悠太。

“悠太,你、你怎么来了啊?”

老师喂我乳我脱她胸罩——m最痛苦的惩罚,情欲濑户内海(乱伦高H,NP,清新罗曼)

“姐姐还问呢,今天姐姐负责做晚饭,难道你已经忘了吗?”悠太手插在裤兜里,显然心情恶劣得很,“我下了补习班回家,等到天都快黑了,姐姐还是不肯回来,一问哥哥才知道,原来你跟着他跑过来了。”

得,光顾着跟悠树腻歪,忘了家里还有个各种意义上嗷嗷待哺的幼稚小屁孩呢。

“对不起悠太,我真的忘了……”春天连忙双手合十道歉,用最无辜最歉意的表情盯着悠太,弱弱地提议,“我也没吃晚饭呢,不如我们一起去楼下餐厅吃一顿?反正现在正是客人用餐时间……”

“不,我饿过了,现在不想吃饭。”

悠太眼神扫过春天半没进热水的瘦削雪肩,和水下若隐若现的丰满乳房,眉毛微微一挑,蹲下身来,声音也跟着低了下去:

“现在……我只想吃姐姐你。”

少年纤长的手指捏住春天的下巴,指腹摩挲过她殷红的唇。嘴角还带着被啃咬肿的痕迹,早上走的时候分明还没有的,想也知道是谁留下的。

嫉妒像是弥漫萋萋荒草的野火,肆无忌惮地在心底燃烧着。偏偏春天还一脸可怜模样,好像自己对不起她似的。

悠太冷哼了一声,脱了裤子,坐到浴缸的边沿上,水浸没了小腿,膨胀的年轻性器勃起着挂在两腿之间,直指春天的方向。

“舔。”

命令下得言简意赅,毫无商量余地。

春天无语地瘪了瘪嘴,上前扶住悠太的性器,含进了嘴里。

大概因为泡了太久的温泉,春天的体温比平时高一些,烫热的口腔环裹住勃起的肉棒,舔吮着,手还握了悠太的阴囊在把玩。酥麻的快感瞬间袭来,悠太眯起了眼睛,撑着身体微微向后仰着,一瞬间肉棒膨胀到不可思议,又硬又烫,直直的戳在春天的嘴里。

悠太的肉棒很干净,坚挺又粗大,含在口中玩弄时,有种奇妙的满足感。

春天并没有多少口交的经验,只是凭着感觉,用舌头在肉棒周围来来回回打圈,时而用舌头抵着柱身,含在口中吞吐,时而干脆试着把龟头吞咽进喉咙里,尽力吮吸。刚刚还装得一副酷小孩模样的悠太,很快被春天这番逗弄吞吐得失了态,喘息粗重起来,手不自觉地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狠狠按向自己胯间,用肉棒拼命在她口中抽插肏干,几乎捅进喉咙深处去了。

“嗯……姐姐……”

悠太低声呻吟着,没在水里的脚趾勾起来,去触碰春天的奶子。柔软的触感舒适极了,却让他更加无比渴望,想把那两团丰乳握在手里把玩,啃咬得全是淤痕才好。

见悠太快到了极限,春天吸吮得更卖力了,红唇含着悠太的肉棒,起起伏伏地吞吐。那根灼烫的粗硬撑得她嘴都酸了。终于,她感受到喉咙深处一阵热流,滚烫的粘稠冲出尿道,喷涌进她的口中。

黏腻的白精迫不及待地喷涌而出。悠太猛地挺身,用肉棒直直地堵满了春天的嘴,把精液全都灌了进去。

令人颤栗的快感依旧未曾消散,占有的欲望却再次涌上来。悠太喘息着,胸口剧烈地起伏,肉棒微微颤抖着射干净最后一滴精液。

带着咸腥气味的粘稠灌满口腔,春天吐出悠太的肉棒,捂着嘴刚想爬出浴缸吐干净,却被悠太禁锢住。

“姐姐不是没吃晚饭吗?”悠太握着她的下巴颏,嘴角带笑,“不如姐姐就把我射给你的好东西吞下去吧。”

声音低哑,性欲涌动,言语之间,似乎随时有再来一次的打算。黑漆漆的眼睛里倒映着室内的灯光,嘴角却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咕咚”一声,剩余的咸腥液体也灌进喉咙,与口交时下意识吞咽的那些混合在一处。

接着是“噗通”一声,坐在浴缸边上的少年就这样跳进了水里,把春天压在瓷瓦的边沿上,来不及脱去的衬衣湿透了水,湿漉漉贴着她的肌肤。吻激烈地落下来,丝毫不顾她口中还残余着自己的精液。

“姐姐嘴里有我的味道呢……”

悠太贴在春天的耳根上,低声说着。

结实的臂膀环着她的纤腰,搂着她紧紧贴在自己身上。

比起温泉水烫热的温度,少年的身体带了点凉意,舒服极了。

只是这片刻的温情,很快被欲望取代。胯间的勃起,硬邦邦戳在春天的大腿内侧,蓄势待发地顶在花穴口,似乎下一秒就要迫不及待地冲进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mood/2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