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日志 > 正文

憋久了不做,谁更难受?—啊你插得太深了h-女官

06-18 情感日志

憋久了不做,谁更难受?—啊你插得太深了h|女官韵事(限)

顾轻音拼命摇头,脸色煞白,她的救命恩人,就是他?

她明明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牵扯的呀,这一场莫名却激烈的欢爱让她想逃开,逃的远远的,但,他却是救她之人?

在漆黑冰冷的湖水中,给了她希望,让她重回生机的人?

憋久了不做,谁更难受?—啊你插得太深了h|女官韵事(限)

“对不起,我,我不太舒服,先行一步。”顾轻音在短暂的思想斗争后,选择落荒而逃,任那小童在她身后跳脚叫喊。

回到顾府,顾夫人自然少不得一番嘘寒问暖,将女儿搂在怀中仔细查看神色,又抱怨顾大学士不该让女儿为官,等等,均是些老生常谈的调调,顾轻音体贴母亲担忧之情,将母亲的叮嘱一一应下。

稍微用了着白粥小菜,顾轻音就去房中沐浴更衣,这期间,她尽量避开父亲审视的目光,她有些不好的预感,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顾夫人见女儿已经陷入沉睡,便行至书房找顾德明。

憋久了不做,谁更难受?—啊你插得太深了h|女官韵事(限)

“老爷,您请的那位程太医怎么还没到,轻音都睡沉了。”顾夫人一边跨过门槛,一边问道。

书房内除了顾德明,还有另外一个人,顾夫人见过几面,似乎是目前顾德明的得意门生。

顾德明见夫人进来,对那人挥挥手示意退下,那人对顾夫人行了一礼就告退了。

“老爷,怎么了?”顾夫人见丈夫脸色凝重,有些忧心道。

顾德明扶着额角,缓缓在太师椅上坐定,脸色铁青,“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孽障!”

当他的门生将打探来的消息原原本本告诉他时,他就已经怒火中烧,只是碍于在人前,不好发作。

憋久了不做,谁更难受?—啊你插得太深了h|女官韵事(限)

“哎呀,老爷,您可千万别动怒,到底是什么事,您慢慢说与我听。”顾夫人上前替他揉着心口道。

顾德明火气未消,额上青筋暴起,“哼,你教的好女儿,居然干出这种……这种败坏家风的龌龊事!”

顾夫人手下一顿,“轻音,轻音怎么了?她前阵子才受了惊,昨夜里又落了水,整日里尽忙些公务,这阵子吃尽了苦头,我都心疼死了。”

“哼,你心疼她,那你有没有问问她昨天晚上在夜宴的元和殿里都干了些什么?!为何到今早才回府?”顾德明提起女儿就火冒三丈。

“轻音她怎么啦?不就是在殿中休息了一夜么,皇上都派了两名太医给她诊脉,回禀了说无碍,您才放心回来的呀。”顾夫人有些不明就里。

“她怎么了?!老夫还真没脸说!”

顾夫人听丈夫这么说,倒是心焦起来,“老爷,您别吓我啊,说吧,轻音昨天夜里到底怎么了。”

顾德明大掌在书案上重重一拍,“她和男人在元和殿内……行那苟且之事!”

“啊!”顾夫人大惊失色,人差点坐到地上,亏得被顾德明一把扶住。

“那,老爷可知,对方是谁?”顾夫人不愧是大门大户出来的女子,短暂的失态后,她立即想到了关键。

顾德明咬牙道:“镇国公的嫡孙,纪卓云。”

“镇国公府上的小公子?轻音怎会与他相识?”

“据说是那纪卓云从湖里救起了轻音。”

顾夫人这下有些了然,不过又立即皱眉,“轻音可从来不是这么随便的孩子啊,即使对方对她有救命之恩,况且她与阮府那小子……”

“先别提阮府,纪卓云可不是普通世家子弟,他是有兵权的,而且……他是韩锦卿的人。”言下之意是要断了她夫人可能出现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顾夫人一听,果然愁肠百结,两人一时都陷入沉思,正好门外有小厮通报,太医到了。

顾夫人缓过神来,到底还是心疼女儿,“老爷,那我们轻音可怎么办哪,唉,这孩子……”

顾德明深吸口气平复情绪,“为今之计,只有先将此事瞒住,任何人都不许提。”言语间亦是无奈。

顾夫人只得点头。

过了一会,小厮领着一名身着太医院官服的年轻的男子进来。

“下官拜见大学士。”年轻的太医躬身道。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grizhi/ri1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