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日志 > 正文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紧—用力舔伸进去舔——吾

06-18 情感日志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紧—用力舔伸进去舔——吾妻纤纤

「对呀,吃甜点会让人变得开心。」她笑睇着仍在皱眉的顾宇轩,续说:「小叔跟相公一样不喜欢吃甜?」她忽然想起顾镇棠说要吃甜的时候……不禁笑了出来,神情愈发温柔。

「我只是不喜欢,他是讨厌,不一样,哈哈!」他呷了口茶,道:「我至少还会吃一口,他连嚐也不嚐的。」

「怪不得小时候摆着各式糕点,他偏只吃栗子糕。」梁纤纤再咬了一口白糖糕。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紧—用力舔伸进去舔——吾妻纤纤

「所以我每次也只下少许糖,外头那些他都嫌甜。」巧姨看向梁纤纤的眼神略带深意。

「那相公一定错过了许多美味的甜汤。」

「咦?嫂子会做甜汤吗?我挺喜欢吃的,尤其是蕃薯甜汤。」顾宇轩咧起大笑,挂在黝黑的脸上显得他活泼热情。

「纤纤记住了,稍後买些新鲜的蕃薯做给大家吃。」梁纤纤也笑了。

「有空你可以跟蝶儿切磋厨艺,一起下厨。」巧姨吃完整块白糖糕,用手帕抺了嘴角才说。

「择日不如撞日,不知蝶儿现下在哪?」反正现下才刚申时,时间还挺充裕的,可以做一道甜汤。

「她往庭园去了。」巧姨浅笑着,看见梁纤纤福身欲走,点头默允。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紧—用力舔伸进去舔——吾妻纤纤

梁纤纤走向庭园,以为会在亭子找到柳蝶儿,但她倒看见柳蝶儿在廊道上走动,正欲上前叫停,却见她拐弯右转。那里不是厨房,而是顾镇棠的书房。

她的装扮与下人般大相径庭,梁纤纤绝不可能错认她的背影。

她知道不该怀疑顾镇棠跟柳蝶儿,但他俩上次已被她撞见一回,如今柳蝶儿又主动前去,显然是关系匪浅。身为妻子,她自当有权知悉两人关系。她跟在柳蝶儿後面,只是关心顾镇棠,而不是质疑他们什麽……梁纤纤如此说服自个儿。

柳蝶儿进入了书房,拉上门。梁纤纤蹲下身来,点糊了纸窗,做出一小洞,让她可以瞧见里头二人的一举一动。

「我刚做起的,趁热吃。」柳蝶儿把白糖糕搁在桌上,等待顾镇棠试吃。

到目此为止,他们的互动也颇规矩。柳蝶儿竟然是做白糖糕给相公吃,这回可真是失算了。不想也知他根本连瞧也不会瞧那甜腻的白糖糕一眼,更何况是吃呢?梁纤纤摇摇头,暗笑柳蝶儿徒劳无功。

可是,失算的是她。顾镇棠拿起一块白糖糕,吃了一口。

「怎样?」柳蝶儿脸上没有喜色,只是淡淡问了一句。

「不错。」顾镇棠放下了糕点,也淡然回了二字。

护士你下面夹得我好紧—用力舔伸进去舔——吾妻纤纤

仅仅二字已令梁纤纤心情转差,本在房门外偷看的她黯然离去,不想再看下去。

他明明不吃甜的。这不只是她认为,还有巧姨跟小叔亲证。但方才她亲眼看见他吃了柳蝶儿做的白糖糕——那可不只是甜,是极甜的。为什麽他要赋予柳蝶儿特权?连她也不敢做甜食给他,怕他不喜欢,但柳蝶儿竟然成功了。

所以说,她始终比不上柳蝶儿吗?

作家的话:

h果然好多人看啊~ 难道清水就没市场吗/_\\?

努力码字中^_^ 各位有票别吝啬喔~~~ 你的支持对我很重要的说~~

☆、48 避无可避

梁纤纤垂头丧气,在庭园漫无目的地踱步,经过各式花草,却无心欣赏。她现下不单不想理会身旁景物,更一点都不想看见柳蝶儿或是顾镇棠,但偏偏她遇上了柳蝶儿。

「嫂子。」柳蝶儿对她展露真挚的笑容。

「蝶儿的白糖糕做得很好呢。」虽然不愿,但她还是客套地赞美一句。

「过奖了。我知道你做的糕点也很好。」

「谢谢。刚才跟娘说起,还想跟你一起做甜汤,不过我刚想起有事要忙,或者过几天试试?」

梁纤纤实在不知该如何对待柳蝶儿。她看起来挺易相处,不似故意为拉拢梁纤纤而接近,但现在的身份是她的情敌,她们可以和平相处吗?要是如此和平,柳蝶儿会不会当她默许顾镇棠纳她作妾?

「也好。」柳蝶儿微颔首,便离去了。

梁纤纤舒一口气,打算再在庭园走走,却很不巧地看见顾镇棠往她走来。有些事就是避无可避,她不想见二人,结果就接连遇到。

「相公。」她轻勾嘴角,挤出勉强的笑。

「来下盘棋?」他也微微牵唇,想来最近他展露笑颜的次数也多了。

「不了,奴家今儿个有少许头痛,下次必定跟相公下几盘精彩棋局。」梁纤纤右手食指按着太阳穴,左手软弱无力地垂下,尽显疲惫之态。

她不想装,也不想瞒骗他,但真的不想面对他。

他自然而然地趋前几步,一臂揽着柳腰,把她纳入怀中。无须言语,他伸出手指抚按她的太阳穴,指头打圈,舒缓她的不适。

赖在他臂弯里的感觉太好了,明明不想跟他说话,但她还是放任他抱着。

他做事从来不过问她的意见,但总是为她着想,就如此刻,他抱她往厢房去。

顾镇棠把她置在床上,她知道他没有什麽意思,只想她好好休息,但她怀疑他会找大夫来。

「不用找大夫了……」她顿了顿,看他没改变表情,续说:「我大概睡醒便会好过来。」

她眨眼,然後期待地等待他答应。

「嗯。」他为她拉上被子,轻吻她的颊。

目送着他离开,全身绷紧的她渐渐放松,却一直也睡不了。

闭着眼,她的脑袋不愿停摆,不停回想刚才柳蝶儿送他糕点的情形,重复地心酸,却又为他关怀备至的举动而心甜。

梁纤纤其实隐隐感到顾镇棠是喜爱她的,但她仍然觉得很委屈,她讨厌他的沉默——尤其在他跟柳蝶儿有暧昧关系的时候。她很想相信他跟柳蝶儿没有什麽,但他从不解释,让她感到无比挫败。

她渴望听到他主动解释,而非得她百般盘问後才告诉她,然而就算她问,也不见得他一定会说。

不管是关於柳蝶儿还是陆见飞,无论他说什麽,她也愿意相信,但为什麽他连乱编个说法的功夫也省下?难道她高估了自个儿在他心中的地位,其实他根本不在意她的感受?

她一定得加倍努力,只差一点点而已,他很快便会承认喜欢她,那时候她便不怕柳蝶儿……

不要放弃。在她睡着之前,她在心里默念。

作家的话: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grizhi/ri1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