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日志 > 正文

扒开女性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

06-18 情感日志

扒开女性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刺—没世不忘

“安茉……”尤姿灵欲言又止,她的性子是藏不住话的,来的路上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她知道的一切都告诉顾安茉的,可这会,脑子清醒些了,她又不知道自己该怎麽说了。

顾安茉伸手握住尤姿灵的,眼中带着信任:“说吧姿灵,我知道不管好的坏的,你都会跟我一切面对的。”

这话让尤姿灵的心狠狠疼起来,眼眶泛红带泪,她真的恨死那个男人了!竟然敢这样对她最好的姊妹!“陈御……他跟我说……郑岳订婚了……”她口中的陈御就是她的男朋友,郑岳大学时最好的哥们。

尤姿灵的话音还未落下,顾安茉的大脑就像是被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洞,轰轰的响声一直围绕在她的耳边。即使想过很多最坏的可能,但无论如何,她都想不到会是这一个!

扒开女性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刺—没世不忘

“……怎麽回事?”很久之後,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乾涩、哽咽。昨晚还在为她跟连赫维的事情生气的男人,竟然隔天就变成她人的未婚夫?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好像是郑爷爷安排的婚事……”尤姿灵将顾安茉紧紧抱紧怀里,心疼万分的安慰她:“安茉,或许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的……或许郑岳也有不得已的理由……”

顾安茉闭上双眼,眼泪便像断线的珍珠一颗接一颗的落下。脑中的巨洞已经开裂至心脏,心好痛好痛,好空好空。

在熟悉的餐厅,坐在最常坐的那个位置,可此刻顾安茉再也没有了以往等待郑岳时的那种期待开心的心情,她只觉得等待多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煎熬。

而她等待的人也终於在半个小时後出现,他带着满身显而易见疲惫坐到她对面,他还在介怀昨天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先开口。

顾安茉扯唇,想冷笑,却发现她连勾起唇角的力气都没有了,“郑岳,”自他们交往以来,她从未叫过他的全名,“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

“……安茉,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她的一声郑岳让他的心猛地一抽,即使她的语气再清淡,他也能听出当中的刻意生疏。

他是心虚的,但此时他也只能强装镇定。

扒开女性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刺—没世不忘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先清算我的不是对吗?”顾安茉泪眼婆娑,悲戚的看着眼前她爱了三年的男人,陌生,真的好陌生。

“……我只是不希望你对我有任何隐瞒。”郑岳摇头叹息,他怎麽也想不到,连欣维介绍给他的留学机构,竟然就是连赫维的公司。

“隐瞒?”顾安茉呵呵笑了起来,“那你该问问你自己,都对我隐瞒了什麽?还是你准备在你结婚的那天再告诉我?”她握紧了放在桌下的手,很用力的,声音才不至於太过颤抖。

“……你……怎麽……”这让郑岳措手不及,她竟然知道了?!

“阿岳,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她退了一步,语气软了下来,她愿意听他的解释,她希望由他来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她想像的那样。

可是,郑岳的愁眉不展和长久的沉默让她的心里最後的一丝希望也一点点的死去。

“对不起,安茉……我……我一直想告诉你的,可是……”如果不是连欣维怀孕了,他或许还无法做出抉择。他同样难受,可除了抱歉,目前的他,真的无法给她任何承诺了。

所以,他承认了?承认他爱上别的女人?承认他……不要她了?顾安茉没有意识到自己握着的手已经开始渗出血丝,除了心痛,她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工作三年以来,这是顾安茉第一次请假。

扒开女性 宝贝打开腿我要插,一口咬住她的乳尖冲刺—没世不忘

昨晚她哭了整个晚上,在郑岳面前她一直强忍着没掉眼泪,回到家之後她便开始哭,一直哭,直到哭到声音都哑了,眼泪也再留不出来了。她不断的告诉自己,失恋没什麽了不起的,但她就是无法抑制自己的心一直痛一直痛,喝水会痛,吃饭会痛,连睁眼闭眼都会痛。

第一天,看似很平静的度过了,她几乎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没有合眼睡过觉,就这样抱着枕头躺在床上,木然的睁着空洞的双眼。

第二天,她的情绪开始反复,会突然大哭,不管看到什麽和郑岳相关的东西都会让她大哭一场,甚至好几次她都想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她很想他。但也仅限於想,只要想到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其他的女人,她又会忍不住的恨他。

第三天,她被尤姿灵从床上拉到浴室,三天以来她第一次看见自己的模样,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痴痴地笑起来,尤姿灵却抱着她大哭。看着心疼自己的好友,她忽然惊觉,为了一个她爱的男人,她忽略了多少爱她的人?然後,她告诉自己,顾安茉,你要活过来。

第四天,她开始吃饭,努力让自己和平常无异,外表看起来她还是和四天前一样,但心底那裂开并且溃烂的伤口,却无时无刻都在痛。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grizhi/ri1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