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日志 > 正文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趴下把腿张开——女王时

06-20 情感日志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趴下把腿张开——女王时代

“小语,你这次……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就是……得养两天,然后家里为你安排安排,到时候就不会有这种情况了。”像是在选着词说话似的,母亲的安慰,显得如此别扭单薄。我流个鼻血得养两天?家里还要安排?这都啥跟啥啊?搞得跟医生给重症病人讲述病情时一般,支支吾吾的。

“母亲,我到底怎么了?”又瞄了眼着急想上前却被父亲拦下的大哥,我还真有点怀疑,自己这次是不是单纯的流鼻血了,难道是啥家族遗传病症?据说父亲和母亲也是兄妹来的,近亲生下来的孩子得遗传性疾病的几率更大,我不会是刚好撞这枪口上了吧?!

“小语,这个事情我晚些给你解释,现在你先睡会儿,好么?不然鼻血还停不了。”本来还拿我不怎么当回事的老娘,这会儿竟如此和颜悦色,我心头隐隐泛起不安感,看来我这小身板状况堪忧啊!

“好。”可是瞄了瞄周围众人脸色,再多的疑惑我也只好暂且忍下,乖乖闭上眼,休养生息。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趴下把腿张开——女王时代

本以为,这么多人在旁边盯梢,我就算是睡神转世都没法入睡。

谁知,这一次我多虑了,我的心理素质非常过硬,最多不超过三分钟,就开始做起梦来,比睡神还神。

梦里,我见到一个颇为脸熟的帅哥,在我身上当小狗,上下来回得舔着。我有些怕痒,所以想躲开,却发现身上有些没力气,只能由着他舔个够。反正是个梦,估摸着是之前看帅哥喷鼻血,现下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来着。

等等!这小子不对劲,怎么越舔越往下啊?我有这么急色,梦里都要非礼小正太么?而且还是“指使”小正太主动,我只顾享受,我的潜意识也太猥亵了吧!

“喂,你不用那么敬业吧?”到人家梦里都手脚并用得,我实在忍不住出声,想要赞许下这位同学的职业道德,却赫然发现情况不妙。

湿漉漉得绵软舌头,来回磨蹭在我的皮肤上,留下一点点麻痒感。

这种触感,绝对不是梦里能够达到的。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趴下把腿张开——女王时代

“你起来!”使出全力,把人推开,我喘着气退到床另一头,想弄明白咋回事。

“主子。”听这口气,应该是我的侍人之一。黑漆漆的房间让我看不到他的脸,但凭他口中毫不掩饰的委屈来看,这事应该另有主使者,他只是听令行事罢了。

“你是?”好吧,平日里和侍卫们呆久了,实在不太能够分别四个侍人的外貌声线,特别是在这种光线下。

“主子,我是小冬。”有些瓮声瓮气得回答,弄得我牙酸到不行。

这个世界女人少得可怜,男人种类就丰富了起来。眼前这位冬虫就是一例,典型的富贵人家宠物型男孩,一双眼睛水汪汪得,身体柔柔弱弱的比我还娘。说他正太小受还委屈他了,如果穿上女装,他就是一只货真价实的美女!伪娘王道啊!如果他穿到我上辈子的地方,一定能混个风生水起堪比梦露的说。

“你刚刚在干嘛?”忍下虐童的负罪感,我还决定趁着没人教导他答案,好好对其盘问一番。

“让主子舒服。”一声正气凛然的,反倒让我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你……谁告诉你,那样对我就让我舒服的?”我才十二岁,落在上辈子连小学都没毕业,怎么可能觉得这种事“舒服”。平日里我能对这种事有点儿小心思,都亏得我有了个活过两辈子的灵魂,可身体实际是发育不全的,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情事。如果不是看到他才十四岁又可怜兮兮的份儿上,一定用防狼喷雾喷死他!

“主子你真的很讨厌小冬么?要不我让小夏他们来伺候?”这正太到底是理解能力差,还是瞎掰能力太强?我是对事不对人好不好?换了人我就舒服了?丫的啥脑子!

h文男女主在各种地方做-趴下把腿张开——女王时代

“我谁也不要,今晚该轮到我哪两位侍卫当值,把他们叫来!”随手扯来一个薄毯什么的往身上一裹,我赶紧离开和小冬同在的一张床,保持合理距离。开玩笑,总算明白当年父亲派侍人来后,这几个人神神叨叨每晚都对我亲来亲去是为啥了,原来他们是想萝莉养成,让我习惯他们的亲热啊!幸好我机灵,非要父亲把侍卫换来伺候我,不然我早就贞Cāo不保了!作家的话:最开始我还挺不待见这么弱滴男配的,不过现在又觉得貌似还挺可爱的了……我果然是善变滴……(捂脸)虽然CP未定,几P也未定,不过总的来说我目前比较喜欢滴是那群侍卫小正太以及萌萌的哥哥。有人和我一个想法吗?求握爪求包养求抚摸求顺毛各种求……

父亲的惩罚

“主子,侍卫……侍卫们今晚怕是不能过来了,主子有什么需要,告诉小冬就好。”似乎也知道!不过我,冬虫便乖乖下了床,整理好他自己衣衫,恭敬得站立到我身边等候吩咐。

“不能过来,是什么意思?”记得当年父亲同意让侍卫们伺候我后,我身边就没离过人。十二个侍卫,一天轮两个,一个月算起来平均每人也就最多轮到五个工作日。虽然是伺候我,不过我向来也没为难过他们,所以总的来说应该是份轻松的工作。而且这么多日子相处下来,好几个性格开朗的小帅哥都和我成了朋友。这会儿虽然天昏地暗的了,但招呼两个过来,他们于情于理都不会拒绝才是。

我凑近了小冬,抬起他的头,正好两人也差不多身高,这下恰巧可以平视彼此。

“他们出什么事了?”这个正太,虽然也挺机灵的,可被我这么盯着看了半晌,眼神还是有些小游移起来,果然有事瞒着我,“你不说,是因为不当我是主子对么?那你到底听谁的话?父亲还是母亲?”我扬了扬下巴,半眯起眼,努力回想影视剧中瞧过的凌厉眼神。效果似乎是美好的,起码这个小冬有些发怵了。

“主子……我……我不能说。”小小的退了一步,小冬的脸色,在窗外透进的亮光下,惨白得吓人。

“那你写吧!”我找来纸笔,递过去,非要得到答案不可。

小冬似乎没料到我出这招,看了看我的脸色,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咬咬牙,接过纸笔唰唰唰写下几句话:侍卫们全被族长带走了,说是要惩罚他们伺候不周之罪,主子睡了三个时辰,他们怕是……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grizhi/ri2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