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日志 > 正文

和中年熟妇们的性经历-我想吃你小蜜宝贝_救赎(

06-27 情感日志

和中年熟妇们的性经历-我想吃你小蜜宝贝_救赎(白切黑男主,1V1,剧情H)

一只苍白细瘦的女人的手开门见山地钻进男人的裆里,精准地抓住那一团鼓鼓囊囊的大东西,用手感受着那东西的尺寸,石金丽暗自吞了口唾沫,这根鸡巴好大……

想到等会儿挺直怒张的粗圆的阴茎一寸寸插入自己的身体,小穴就已经开始时张时闭地收缩着,吐出了一点点春意。

和中年熟妇们的性经历-我想吃你小蜜宝贝_救赎(白切黑男主,1V1,剧情H)

石金丽用手揉了揉那一坨黑影,轻轻重重地按摩着,男人似乎是被摸得性起,舒服地粗喘了一口,在无意识自动脱了下身的裤,掏出大鸡巴直挺挺地撸了几下。

女孩儿的淫穴受了刺激,穴肉呼吸得十分欢快,潺潺地又吐了一小股水在蕾丝内裤上,黏湿了一大片。

她轻轻褪下自己的裤,下面只穿着一条布料稀少的蕾丝丁字裤,肉色透明的丁字裤几乎无法遮挡住什么,一根细细的丝带卡在阴户间,微微勒着阴蒂,行走间都能随时刺激阴蒂,带来酥酥麻麻的快感。

女孩儿将肉穴对准男人冒着热气的粗大鸡巴,手脚撑在男人身旁,悬空半跪在男人身上,用自己早已湿得透透的阴部不停地磨蹭着紫红色的大龟头。

和中年熟妇们的性经历-我想吃你小蜜宝贝_救赎(白切黑男主,1V1,剧情H)

如同鹅蛋大的龟头铃口似是受到了小穴诱惑的邀请,一张一合地吐出了一丝透明的液体,石金丽一边把自己的肉瓣用手掀开,把龟头包在肉瓣上,不断地吮吸着;随后又用手十分有节奏地迅速撸动着粗壮的肉棒,男人下体的腥膻味丝丝弥漫开来,飘进女人的鼻腔。

石金丽贪婪地吸了吸,加快了手撸管的动作,上身又轻轻靠在男人长满胸毛的胸口上,灵巧的小舌撬开男人的大嘴,贪婪地把自己的小舌头往里钻,男人的大舌头立马热情地回应起来,粗大的舌头伸进女人小巧的樱桃小口,肆意横掠,两根舌头交织在一起,带来快慰的痒意,发出啧啧的口水声。

她的嘴被男人厚厚的嘴唇抱住,像狗一样地色情地舔吻着女人的上下唇,时不时又粗暴地插入唇缝,勾出滑腻的小舌头,粗鲁地吮吸着,女人的舌根被吮得发麻,底下的骚水也流个不止,顺着棒身滑落。两人用舌尖时不时触碰着对方的舌尖,男人粗长的舌头缠着女人的小香舌不停地绕着舌面打着转,挑逗地划过对方的上颚,引起女人一阵阵的颤栗;有时还用舌面对着舌面磨蹭,蹭出火来,口水止不住地流到嘴边,滴在枕头上。

被刺激醒的粗野男人终于忍不住了,朦胧间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个二十出头,长得细皮嫩肉的骚女人伸出红艳的小舌头,不断地舔着他嘴里的口水。

顿时,底下的肉棒瞬间弹跳了几下,翘的老高,他一手握着女人穿着蕾丝胸罩的大奶,一手猛地拍了几下她衣不蔽体的骚屁股。

“原来是梦里进了一个小骚货,老正愁没人降火,今晚上看我不操死你个小荡妇!”

和中年熟妇们的性经历-我想吃你小蜜宝贝_救赎(白切黑男主,1V1,剧情H)

他猛地撕开女人身上松松垮垮的白色T恤,一对浑圆饱满的白嫩奶便跳入他眼,这个骚婊可真浪啊,黑色的蕾丝奶罩都包不住她粉褐色的乳头,奶尖儿早已微微凸起,男人用食指先点了点翘起的奶尖儿,只见女人发浪地叫了一声,随即便不客气地用舌头舔吮着白嫩的奶,用舌尖快速地刮擦着敏感的奶头,激起一阵阵骚浪的乳波荡漾。

男人的大手将吸的又红又肿的奶从黑色蕾丝掏出,不断大力地揉捏着,用唇舌毫不客气地啃吸着,一边大口地吞咽着白嫩的乳肉,沾得奶上都是透明的口水,一边用牙齿细细磨着乳头,两根手指还伸进女人的小嘴,夹着滑腻的小舌头,色情地抽插起来。

石金丽妩媚地吮吸着抽插在自己嘴的手指,不时用舌头舔吮,而自己胸前则被吸得心里发痒,时不时发出响亮的嘬吸声让她忍不住放荡呻吟。

黑色蕾丝最终被男人粗暴地扯开丢在地上,男人的舌头一路向下,终于来到了早已泥泞一片的湿地前,他猥琐地伸出手指扒开两片薄薄的肉瓣,舌头自上而下缓缓地舔了一圈,淫荡笑道:“你个小婊,淫穴里都发大水了,让老好好给你舔舔逼止痒!”

--------------------------------------------------------------------------

作者的话:为什么上一章白陆要让阿丑关门呢?因为……嘤嘤嘤,麻麻,有变态啊!

石金丽就是石婶的女儿,这个姑娘,emmm,比较色情又阴暗,所以阿丑你要好好保护自己!!!

考虑到正白陆和阿丑还在悄摸地推进甜甜的感情,估计还没那么快上肉,所以给大家上个荤菜解解馋,不是故意卡肉的,太晚了,蠢作者要去睡了~

蠢作者是个性冷淡,估摸不出来自己写的肉是好还是不好,如果有看到的小朋友可以提提意见啊~

以及还有正男女主的肉不是这种风格的,会比较闷骚一点,抓人心肝一些,我应该会写不同于这种风格的肉吧。

也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喜欢记得告诉我哦~最后提醒一下,这个只是小配菜,不要和正混了,否则我罪过就大了,甜肉混入这种暗黑肉也是怪怪的……哈哈哈哈【尴尬笑】

颧骨高耸的长脸妇人叉着个腰便在自家门口咧咧开了。

白陆已经很久没和人红脸过了,此时也是忍无可忍,那日她看到阿丑住的破烂的阁楼,连直起腰来都困难,本就心里难受。

后来又得知阿丑为了还房租,每天去城里的一家酒吧每天搬运酒瓶,平常酒吧也有包三餐,而日结的工资每日都得上交给石婶。

那日,她无意间瞥见阿丑的一套衣物,据他说是一个月前被救时身上穿的衣物。白陆虽然只是个餐厅的服务员,却也因工作需要,见过一些常见的奢侈品牌。

眼前这套西装看着便知是纯手工制作,针脚细密,一分一寸仿佛就是为主人量身打造,能穿的起手工定制西服的人,阿丑以前的身份应该不简单。

白陆听着石婶嘴里那些话,忽然间嘲讽地勾起一边唇角,浅浅地笑了。

“要算账是吗?好,那咱们就好好算一算。这片区的租房价格每月不超过五百,阿丑又每天都在酒吧吃饭,就算包括水电费各项费用每个月也不过一千,然而酒吧每天的日结工资大概一百五,一个月四五千的工资早就足够付你各项费用。对,你是把他从海边救回来,可是也没少捞好处吧,单单那个手表,可值很多钱呢……”

石婶神色一僵,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嘴硬道:“哪里值很多钱,一块破手表而已。”

她就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就这样一个贪得无厌,刻薄吝啬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好心地去救一个毫无来历的人?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grizhi/ri2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