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口述 > 正文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

06-20 情感口述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无路可逃by蓝飏.

魅点了支烟,独自坐在院里的紫藤架下面,微风吹过,泛滥了架上的紫藤,荡漾了魅垂落颊边的长发。魅形状好看的眉轻轻皱起,嘴角一挑,露出一抹苦涩、却更加荡魂的微笑。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无路可逃by蓝飏.

他不喜欢烟,所以平时很少会去触碰那种东西,只有在心苦闷的无以复加之时才会去吞云吐雾。

相较于烟,他更喜欢酒。感觉着香醇的猩红色液体在口慢慢扩散开来。或温润如玉,或炙烈如火的触感,几乎让他着了魔般的迷恋,但是,他却与酒醉无缘。他的身份决定了他永远都不可能体会到那犹如漂浮云端的片刻轻松。四周随时都潜伏着危险,他最少必须保持着三分的清醒。而就在三分清醒七分醉的时候却是最痛苦的,过去的往事,沉淀的记忆,苦涩的思念,会在那一霎那如同海浪一样向他席卷而来。他无法、无力、更不想抵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早已愈合的心再次被剜的千疮百孔。在极致的痛,去回望记忆那个早已模糊的人影

因此,他拒绝在心情不佳时喝酒。他不想再次陷入过去无法自拔,逝者已矣,活着的人,却总归还是要生活的

魅抬起了修长的手指,将指尖的烟放在唇边浅浅的酌上一口,再将烟雾缓缓吐出。动作细致优雅的如同世纪王一般的随性。他定定的看着自己眼前升起的那一团烟雾,缓缓的收敛了柔媚入骨的笑容。一个高大冷峻的身影在青烟一如虚幻的飘渺,却坚定的、没有丝毫疑虑的、又一次带走了他的思绪

那一年,魅十八岁

凌家家族的事业在父亲凌霄的执掌和叔父凌煜的辅佐下如日天的壮大着。魅本姓凌,之所以有一个偏于阴柔的名字是因为凌霄为了纪念他难产而死的妻,也就是魅的母亲。魅常听凌霄说起自己的母亲,她是个兼有聪慧和美貌的不凡女人。母亲过世后,凌霄没有再娶,而是把对母亲所有的思念和爱全部转嫁到了自己的身上,而凌霄,本就不是个心机深沉的人。所以,那个时候,魅生活的很幸福。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无路可逃by蓝飏.

直到那一天

那是凌家一年一度的聚会,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都会来参加。他讨厌那种虚伪的寒暄客道,于是在宴会途偷溜了出来,也就在这时,他遇到了那个男人。

记不清他是怎么遇到那个像豹一样的男人的,只是依稀记得那男人穿了一袭宽大的黑色风衣,半敞着扣,很高大。十八岁的魅身高已有180公分,站在他面前,还是处于绝对了劣势。魅只记得当时自己对眼前那个人很好奇,而就在他微愣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先开口了

“你是凌家那个传奇似的少主”男人开口问道。魅记得,那是一个清亮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声音。说是传奇,其实并不过分,凌霄不愿让魅涉足家族的黑道势力,于是魅一直在做着干干净净的生意。四年的时间,没动凌家一分一毫的金钱和势力,白手起家创办了两家大型跨国企业,而这个孩,到现在为止也只有十八岁而已。

魅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而后疑声问道“你是”

那人浅酌了口手的红酒,高深莫测的一笑后爽快的伸出手“你好,我叫唐麟。”

魅也在笑,那时的他,长的并没有如今这般妖魅,最多也只能算是阴柔而已。略长及肩的黑发,一双精光闪烁又秀气灵动的极为细长的丹凤眼笑起来微微眯缝着,煞是好看。魅没有想到,就在握上那人伸过来的手时,眼前那人突然冒出一句笃定十足的话“记住我的名字,以后如果遇到事情,可以来找我。”说完,一闪身,便凭空消失在了黑夜里。

同桌上课脱我的小内内|在车上下了药搞得好爽\\无路可逃by蓝飏.

魅一惊,怔怔的看着眼前那个早已空空如也的位置,心里一阵骇然。他甚至连那个人怎样挣脱开自己的手都不知道。一抬手,魅又抖了一下,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已经不知何时被他握在手里

然而,就在魅快忘记那件小插曲的时候,以外忽然发生了。他的叔父,凌煜忽然反叛,带走了凌家的大部分势力,几天的交锋下来,凌霄兵败如山倒,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背叛自己的,竟会是自己的亲弟弟

弟弟狠绝的背叛,凌家势力在自相残杀下锐减,心的苦闷几天下来,连番的打击让凌霄瞬间苍老了几十岁

眼看就要被打败之时,魅忽然记起了那个人,那个叫做唐麟的男

鬼使神差的,魅拨通了那个电话,之后,他们见面了。

“你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魅眯起了眼睛,声音冷冽的像寒风尖锐的尖刀。

唐麟并不否认,含笑从容的点点头“没错。”

魅攥紧了拳头,恨恨的盯着眼前这个笑得一脸无害的人,“那你为什么不在那天就告诉我”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ing/qi21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