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情感口述 > 正文

~不要好涨啊儿媳妇啊_好紧好大好爽12p-战栗(高

06-20 情感口述

~不要好涨啊儿媳妇啊_好紧好大好爽12p|战栗(高干)

郑楚滨却厚着脸皮接了一句:“来做客。叔叔不会不欢迎吧。”

哪儿的话,长得漂亮的人走到哪里都受欢迎。更何况他一看就知身价不凡,从头到脚穿的戴的没一样是便宜货。纪教授虽然一年到头钻在实验室里,也不是完全不懂世事的人。这人长得很不赖,经济条件也很不错,年纪又跟女儿相仿,哪里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不要好涨啊儿媳妇啊_好紧好大好爽12p|战栗(高干)

再说了,女儿也说他是领导了,这么年轻就在唐宁混到了领导岗位,足见他相当有本事。年轻有为仪表堂堂还是个金主儿,纪教授再一根筋也晓得这时候要热情地把人往里面迎。

“欢迎欢迎,当然欢迎,赶紧进来。肚子肯定饿了吧,我再去炒两个菜,咱们马上开饭。”

郑楚滨老实不客气地跟着纪教授进了门,嘴里还客套道:“叔叔你别忙了,随便吃一点就可以了。您喝酒吗,我带了两瓶过来,要不我陪您喝几杯?”

纪教授平时以做学问为主,没什么大爱好,也就跟大部分这个年纪的男人一样,喜欢喝两蛊。他一见郑楚滨提来的那两瓶酒,笑得就更欢了,直接把女儿扔在一边,拉着郑楚滨就往餐桌边走。

纪宁看得目瞪口呆,还以为多日不见爸爸会对自己热情相迎,没想到竟被个外人抢去了风头。她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直接回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不要好涨啊儿媳妇啊_好紧好大好爽12p|战栗(高干)

一个人在屋里的时候,她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郑楚滨应该不知道她要回家,所以在公交车站相遇应该是凑巧。他送自己回家也就不是一开始就计划好的。那他提的两瓶酒呢,真的如他所说是别人送的吗?

纪宁搞不清楚他们这些有钱人交往的游戏规则,也猜不透他们的行事作风。他今天来自己家应该是有目的的,可是什么原因她却猜不出来。纪宁还不会天真到以为对方是喜欢上了自己,难道是为了三年前的案子?

那个案子纪宁一直没跟父亲提过。他一个老学究,远在香港发生的一桩谋杀案根本没有听说过。

这事情当时在香港闹得挺大,北京这里却从没人提起过。纪宁在那边出庭作证,在法庭前面差点让人一枪爆头的事情纪教授完全不知情。她有些担心万一待会儿郑楚滨把这事儿挑了出来,她要怎么跟父亲解释。

他年纪这么大了,何必再拿这些陈年往事来让他担心呢。

想到这里,纪宁加快了手里的动作,随便换了套运动装出了房门,刚走进客厅就见到那一老一少两个男人,竟然已经推杯换盏了。

纪教授看上去心情大好,端着酒杯的手有些不稳。他眯着眼睛咂了口酒,话匣子就有些收不住了:“小郑啊,你能来看我我很高兴啊。我这个女儿啊简直没把我这个爸爸放在心上,一颗心全扑在工作上,一个月也见不了几次面,想想真是心酸哪。”

~不要好涨啊儿媳妇啊_好紧好大好爽12p|战栗(高干)

纪宁气得要吐血,几天不见这老头的演技渐涨啊。什么她把心思全放在工作上,明明是他整天住在实验室里根本不回家!纪宁大学毕业回北京后,本来也是想住在家里照顾父亲的,结果她这个科学怪人般的爸爸根本不要她照顾,整天带着一帮小年轻扑在实验室里,吃住都在里面完成。睁开眼睛就对着一堆仪器培养皿发呆,闭上眼睛嘴巴里还在背计算数据。她整天一个人守着个空房子,每天跨越大半个北京城去上班,久而久之索性搬去了员工宿舍,每天早上还能多眯一个小时。

但郑楚滨显然被纪教授的一番心理表白给触动了,往他杯里又倒了点酒,颇为感叹道:“叔叔,您这些年也不容易啊。”

纪教授像是被人触到了伤心处,看着郑楚滨的眼神竟带了几分悲伤。记忆里似乎很多年都没人这么真诚地跟自己说这样的话了。这个年轻人看着不显山不露水,一开口却一针见血,直扎他的心窝子。

他怔怔地望了郑楚滨几眼,突然一抬手喝干了杯子里的酒,长叹一声道:“宁宁这孩子自小命就苦。她出生几个月妈妈就去世了,被我这么个不着调的爸爸随便拉扯长大。能有今天这样,全是她自己努力的结果啊。”

纪宁一个头两个大,这种私密的事情有必要对别人讲吗?她赶紧上前岔开了话题:“爸,你别光喝酒,空肚子喝酒容易醉,你多吃点菜。”

纪教授满面通红,显然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他冲女儿乐呵呵地摆摆手:“没关系,爸爸心里高兴。你长了二十五年,头一回带女婿回家,爸爸怎么着也得喝它个大半瓶!”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qing/qi2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