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故事网 > 现代短篇 > 正文

舌尖探进紧致的花径-舌尖分开她的细缝舔舐,可

06-15 现代短篇

舌尖探进紧致的花径|舌尖分开她的细缝舔舐,可以修仙

陈枫并不答话,而是一箭接着一箭的shè着,每一箭都没羽而入,刀背一边心惊于天人境力量之大,一边细细的观察陈枫shè箭的韵律,却发觉杂乱之极,本就没有章法可言。顿时轻蔑一笑“既然你自不量力,那就别怪我刀背不念小姐旧情了”说罢身子微微后侧,四位符师顿时出了四张驱魔符抛向天空。

灵符并没有飘然而落,反而像是抵御了来自地面的引力一般,定格在了空中。随着四位自始自终都未讲话的符师的咒语忽明忽暗的闪烁着,不断地积蓄着力量。

陈枫瞳孔一缩,这是他在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触符师这种神秘的存在。这个险他不能冒陈枫并没有直接去shè那四道灵符,而是shè向了对面山崖上巨大无比的的风动石这块石头离着五人太远了,砸下来并不会砸到刀背等人,但是它却是致命的

舌尖探进紧致的花径|舌尖分开她的细缝舔舐,可以修仙

这块石头并没有刀背想象的砸在地上向着刀背滚过来,而是跟那些箭羽一样没地而入

刀背大惊失sè,怒吼道“快退这地面有陷阱”

可是一切都晚了刚刚那些箭眼儿,此时变成了地陷的催化剂,整个地面都随着一道巨大无比的裂缝塌了下去这四个可怜的符师就连人带马一起掉进了坑里

陈枫趁这个机会,纵身一跃,跳进幽谭站在岸边,将血杉弓拉成了满月,咄咄咄,每个指间都夹着一只箭簇一连三箭,全部shè入先前五人五马掉下去的地方,陈枫没有停因为巨大的烟尘之中他看不清所以他就这样不停地shè直到烟尘消散,他的身上已经落满了灰尘

舌尖探进紧致的花径|舌尖分开她的细缝舔舐,可以修仙

因为他身上是湿的,所以整个人都变成了泥人

四人五马被shè成了塞子,陈枫顿时感觉到了危险活着的是一个符师

陈枫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他跳回了幽谭

舌尖探进紧致的花径|舌尖分开她的细缝舔舐,可以修仙

救了他无数次的幽谭,这时突然不再友善清冽的泉水不再清冽,而是变的如强力胶水般粘稠,陈枫的力量再大也无处可使一个身重两箭的家伙,缓缓从地陷中爬了出来

“你是怎么做到的”符师开口了,他指的是地陷。

“我从七年前就发现下面的暗河河道干涸了,而且贴地很近。我学过地理,自然知道如何让它塌陷,你也看到了我的箭不是乱shè的我早在几年前就计算好了胡克定律,还有,对面的那块风动石,是我放上去的你是怎么活下来的”换做陈枫发问了。

“原来是早就准备这一天了,那他们死的不冤”这名幸存的符师虽然不知道陈枫说的是什么,但他却知道陈枫一定是早就布置好的陷阱。

“他们三个使得都是攻击的符箓,而我习惯在作战前,先画一张盾符,所以我侥幸活下来了还有,你死在这贴符箓上,我打算叫它阎王贴。没疑问了吧”符师笑了笑,随手拔去了身上的箭簇。

“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好霸道的名字,只可惜这符箓要失传了”陈枫耸耸肩,顿时下沉的更快了。

符师刚要说话,天上掉下来一张巨网将他罩了进去。符师刚抬起手,紧接着一柄石矛刺了下来。呲的一声,鲜血四溅

符师一死,他所控制的战符顿时失去了灵力支持重新化成为天地元气回归大自然,陈枫扑通一声沉进了水里。

等陈枫再次爬上了的时候,胡小仙已经卷着一个比人还大的背包从山崖上下来了。

陈枫狼狈的从水池子里爬了出来,狼狈之极。却还对他的葡萄念念不忘“我的葡萄呢”

“保存起来了”胡小仙眨眨眼,不自觉的收了收肚子。

“拿来给我”陈枫恼火的说道

“哦”胡小仙摘下了了挂在身上的一个大大的包袱,左一层右一层的扒开包袱,陈枫直勾勾的看着包袱越变越小,一时间竟然无话可说。

直到最后,小狐狸拎出来那一串最黄最黄的葡萄重愈金石的那一串递到陈枫手里时,陈枫才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唯一的老乡了。所以语气一缓问道“剩下的六串呢”

胡小仙眼珠直转,惊叹道“还有吗我怎么没见过”

陈枫终于将目光锁定在阿狸的肚子上,发现这家伙已经撑的弯不了腰了

“你不是不吃素吗”陈枫皱着眉头,他倒不是不舍得这葡萄,只是胡小仙她向来不吃。

“但是我气啊”胡小仙儿快活的答道

“整整六串啊你怎么吃的下”陈枫瞪着眼睛,惊奇之极。

“这么好的东西就是十串我也能吃下去”胡小仙毫不示弱的回瞪过去。

版权保护: 本文由 小说故事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bjjhsx.com/xddp/p1614.html